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6

一件大事

这半个月发生了一件:“大事”: ——从做了6年的“乙方”走向了“甲方”,是不是喘气都粗些了,声音都要大点了,答案是肯定的,是不是多了两个仔耳朵呢……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太阳依然东升西落,有什么不同呢?? 倒是这种角色转变让我特别感恩: 老天一直对我那么宠爱有加,给我最好的照顾和呵护,在这样的变革下还给我如此厚爱,让我暂停飘摇动荡的生活,给我一个形式上非常温暖的“窝”,真的很感激,对身边的人,事,情,都很感恩…… 剩下来的,就是像妈叮嘱的一样,人家对你好,你也要更加好好的工作,做出成绩来^…… 没有计算,更没有算计,就是这么自然而然,就是这么峰回路转,我的好同事,好朋友,对我有成见的朋友,我都很感恩,你们对我的好,我记住,对我的不好,我忘记,但愿所有的人都安好,都快乐……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读胡因梦《生命的不可思议》

胡因梦《生命的不可思议》,是那天在读《三联生活周刊》上的一篇文章《五十三参终证果》时发现的,很好奇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还有这样的修为,从网上翻出开始阅读。 前两章节看到中段便想放弃了,完全又一个靠贩卖自己自传,来谈论谁对谁错的问题(胡曾与李敖有短暂婚姻)艳猎观众的书,在这种艳史上阅读基本是浪费时间,匆匆翻阅后开始进入离婚后的胡的内省世界,越读越清朗,被这个美丽女人的心灵成长所打动,从偏激到平静,从纠缠到放下,从自我到无我…… ——下面是一些书摘 真正的解脱,还是必须面对现实生活里的冷酷挑战。解脱是放下,不是放弃 锻炼心量,不随境转 “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就什么也不要做……就是这样,什么都不做,然后你的心就完全寂静了……自我中心的活动一消失,爱就会出现。”他所谓的什么都不做,并不是要我们停止所有外在的活动,而是要把内心的拣择活动停下来。 人只有学会以不抗拒、不拣择的平等心面对人生各种的考验,方能活出自在、解脱与不可思议的同体大悲。 作为一个单亲妈妈,首先我必须神智清明地接受孩子的父亲缺席的事实,而没有任何责难、内疚或不平衡,因为上述的反应都是愚蠢和多余的自虐。 为了孩子的幸福,我必须治疗自己的身心,只有当我健康时孩子才能直接受惠。 身心不健康的父母,真的还不如把小孩交由健康一点的人扶养。 接下来我要问自己的问题则是:什么才是爱的教育? 我所能领悟出的答案是:尊重她、给她试误的自由、给她自己寻找答案的独立性和空间、教给她观察内心活动和关系互动的方法;当她被这个荒谬的世界熏染时,协助她找回清明的自性;当她跟着众人一起颠倒时,协助她从倒立的状态回归正直;当她叛逆时,要为她指出叛逆之中虽然有某些洞见,但毕竟不是完整的认识。教育真的不是理论,你必须在生活中点点滴滴地注意自己的反应有没有伤害到孩子。 虽然洁生只有四岁,但四年的观察已经足以让你认清孩子绝不是一张白纸,她已经具有自己先天带来的习性了。洁生的习性中有明显的争强好胜倾向,如果你有一点穿透力的话,你会看到争强好胜的背后除了恐惧和不安全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了。当我第一次发现她对其他小孩有残暴的举动时,我心里生起了明显的失望,然而一旦放下那些精神上的理想和标准,你就能冷静地看到人类的基因之中,动物性、人性和神性本是同时存在的;你必须接纳这个事实,如同你接纳自己一般。 (这段话给所有的妈妈们和即将成为妈妈的,我认为真的很好) 同时推荐书中提到的相关心灵书籍: 肯•威尔伯(Ken Wilber)所著的《恩宠与勇气》《意识光谱》 克里希那穆提的《自由•爱•行动》》《爱的觉醒》 是下来可以浏览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