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7

听吕玲珑老师说话

“……它奔跑时,就像一团火,红色的皮毛在褐色的原野上泛着金色的光芒……” “天上有秃鹫的哨鹰在盘旋观察,等待着……地下的乌鸦,离我愈来愈近,看我没有反应,跳得越来越近,最后一下直啄我的眼睛!”——那是八几年,我第一次进入阿里,开着双排座得卡车,还是人家赞助得…… “人类为什么要以为自己能征服大自然呢,只可能是更靠近了点,更加深入的沟通和了解了……” “我只是想把这美丽的地方(香格里拉)推荐给更多有美丽心灵的人,而不是让更多炫耀着,带着城市垃圾的人去破坏它……” “半年在山里,半年在尘市,我的生活” ——机缘巧合,墩哥为吕玲珑老师阿里之行壮行,有幸参加。得吕老师赠送的近期画册,恭敬拜读,席间这位世界级的探险摄影大师竟是如此随和幽默,那标志性的山羊胡子/鹰一般的眼睛/孩童样的口味(喜欢吃甜食)让人难忘,临出门还不忘女士优先,真是个有趣的人!^末了还告知以后有近距离的活动叫上我们,欣喜若狂中。色达,雪山,草原,狼……心又野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音乐

         仿佛又要像陀螺一样的旋转了,在专业技术与政治动向之间,过往于真诚和城府之地……这就是工作。         还好,有音乐,有一颗简单的心做为原点支持着……          ……          真的就很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声音

        当我已经呆座了半小时后,他终于招呼我—— “你……感觉是哪里不舒服……”就这瞬间,牙也不痛了,整个人都清爽了,真的,无论后来他再怎样的试验,用棉签让我一个牙齿一个牙齿的咬合,一次又一次,但真的不痛了!我也不小的了怎么了     也许是他的温柔细致的声音,也许是他让我想起了我爸,就像小时候缝针我爸对我说话……“乖,你多勇敢的,没打麻药缝了4针你都没哭,一会儿就好了……”然后一边用针在那血淋淋的手掌里为我挑玻璃渣子,一边在耳边轻轻的讲“关公刮毒”的故事……     开始想念他们了,明天进山去看看……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