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8

喝多了

喝多了... 喝多了... 把呆这公司几年的酒都喝了 车开回去,巴巴适适的停在车位里, 开门,打开电热毯,卸装洗脸,取隐形眼镜 然后一头栽在床上,开始流泪...睡了半夜开始吐...吐完接着睡 早上醒了,一群卷纸壮观的堆在床下 无家, 无业, 什么也没有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倒落了个了然自在 了然自在_____ 早上起来,收拾好箱子,晕晕忽忽的 ...... 啊?!今天才30号 还说下午就去机场!!!! 这酒喝的,真是 马六甲,等到起,明天来看你!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拜拜08!

又喊写述职报告鸟...偶无语, 亲爱的小张帮我拟了框架让我往下填细的,真好! 这个低调的青年才俊注定会有一番作为 述职报告放一边, 躲过爸妈厚重的关爱和极度滋养的红烧蹄膀 溜到温暖的咖啡馆,阳光音乐响起,醇厚咖啡上起,盘点属于我的08 圆了盼望8年的尼泊尔梦 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二套房子(当然现在想退)哈哈哈 找到自己的感性出口, 身体健康,仍然善良 08,还好 09,勇猛精进.圆融自得.进化成更好的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天鹅湖

    伴着竖琴清泉般的乐声,天鹅出场了...望着她如羽毛般轻盈的飞舞,心都醉了 在这种极至的优雅中,看到高度规范化的艺术,400多年沉淀下的经典,看到重复的力量 也看到了依然众多的闪光灯,       川流不息的进出人群, 听到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 间歇停顿间,热情得无法自制的掌声... 就连结束献花,也是找的穿着火锅厅红色服装的女子 虽然这是代表世界一流水平的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的演出 唉...完美害人 高兴就好,开心就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冬至

从左至右从上往下:石磨青豆花!                  福临门!                  还没化妆的酱肉!                  蛋清裹炸的猫猫鱼,小螃蟹!                  四川年货大展示:香肠,腊肉,酱肉.火腿加熏鹅! 再金融海啸还是要吃饭三!          来一包,回且好炒回锅肉! 滋滋冒油的烤全羊! 香!之香! 味道之巴适! 牛年大吉! 新年心愿______有多远,走多远!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大佛寺

               料峭冬寒日,蒙嘉嘉夫妇邀请,再到千年码头_____黄龙溪 从溪口泛舟沿鹿溪河上三公里,岸边即为 “ 大佛寺 ” , 大佛寺原建于明代,凿刻在陡峭的崖壁上,史称为“蜀中第二”的小乐山大佛, 可惜早已被毁。 近年修复寺庙,造像工艺实在不敢恭维, 加之配以雷声般的佛号震天响, 菩萨听了,肯定都嫌吵 草草看罢。 转悠中,得几处自然小景,感觉还像个清净之地.              小道旁石壁上的苔藓         放生池中的浮萍和落叶     居士的灵芝          灿烂的莲花 ** ...               冥  想......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好久没打球了, 手僵,腿僵,背僵,颈项僵... 打了会儿,就歇着四处打望 一个脚杆撇起,双手插在袖笼里 头发乱七八糟的匝着,马尾不像马尾,发髻不像发髻的女人 杵在球场边 充满焦虑的眼,紧盯着球场上的一个男人, 一秒钟都不曾离开 那张脸,灰扑扑,烂咂咂得就像这几天的天气... 被盯人是女人的老公. 男人跟女人站在一起,明显要年轻很多, 再加上一身运动装束, 汗滴中都充满着青春... 一会儿,男人极不情愿的被拖走了... 真希望下次再看见她 不再盯着 脱下笨重,褪去僵硬 和大家一起跳跃,欢呼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老大

隔壁的老大, 最近不再放,震得地板和墙壁都颤抖的音乐了, 今天跑过来找喔借U盘,说要拷照片 问他拷啥子照片呢, "我到三亚拍的游泳池 喊他们好生学习下,你看他们画的海豚嘛, 画的像个鲨鱼,拉个敢下且游嘛...!!!!!" 一如往昔的操心, 就连度个假都不省心... 但愿他的白发少点, 银行没有问题, 民工没有问题, 我们的工资没有问题....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叶问与梅兰芳

近来,托奶茶的福,不断得佳片欣赏, 昨日一出<叶问>,看得血脉膨胀,通体舒畅 忽而觉着<梅兰芳>和<叶问>彷佛是约好了, 同样以近代战争为大背景,以抗日为重点章节, 同样温厚平易,同为一代宗师 一个藏而不漏见功力,   一个温雅婉约显深情,   一个畜须明志沉默对台, 一个参悟武学豪情对擂, 两部片子,一侠骨,一柔情,刚柔相济,让我们这些看客过足了瘾 黎明, 其实演的不错,初觉着,弱了些, 配戏的老戏骨们早就压了他的光芒, 后来细想, 倒是更像现实中的梅兰芳, 不争, 大象无形 甑子丹, 自幼随母习武,能用钢琴弹奏肖邦进行曲... 一部<叶问>, 想必气势已直逼成,李. 到了, 不知明年由梁朝伟主演的叶问宗师又是如何, 竞争惨烈啊 期待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

一往无前

从没像今年这样挂念秋天, 好像一没留意就失之交臂的朋友, 想见,只有等来年了 还是银杏勾起的... 今年, 川大化学系门前的两棵银杏,没有去看 今天, 看到花间集的朋友拍的成都画院的银杏,煞是美丽 约好Y大哥一起, 不想,只剩下光茬茬了... 回家无事,翻出闲置已久的<一往无前>,看上了 2个小时, 将一个伟大的乐手还原, 一席黑衣,彷佛永远诉说着苦难和孤独的内心 一部值得欣赏的好片. 约翰尼·卡什 美国现代音乐的殿堂级人物,第一批进入“摇滚名人堂”的前辈, 但传奇般的沉溺毒薄雾浓云愁永昼品后又两次决绝的戒毒历险,以及两次在美国监狱 举办个人演唱会,与妻子的绝爱般的唱曲…………荡涤着无数人的心灵     他是美国乐坛教父,在老鹰合唱团出道以前,从乡村到摇滚,他的音乐 撼动人心,不管摇滚、乡村、庞克、民谣和rap都深受影响。荣获十座 葛莱美奖,他是唯一同时名列摇滚与乡村音乐名人堂的传奇歌手。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上尉的曼陀铃

纯净忧伤的曼陀铃再次响起, 跟着片子,经历了战争,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分离, 潸然泪下... 未到两鬓斑白再团聚,虽违背了作者深沉无常的原意, 但美好的结局,终是大多数人更愿意看到的... 苦难,忧伤总会过去, 伤口总会复原, 曼陀铃,还会流淌在生活里...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