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9

谢谢,偶滴亲

          偶是一只带着脚环的信鸽,穿梭于单位和医院间... 带着蓝色的手环,从医院溜掉,嬉皮笑脸跟护佳节又重阳士小姐磨半天: “明天早上7:00,一定准时躺在这床上等你来抽血哈!”      放心,放心。 哈哈哈哈哈哈,偶悄悄滴哈,悄悄滴...      幸运的被收进来了,这城市最著名的医院,从跨进院门到入院 只用了15分钟,谢谢东姐,师帅;     徘徊于联系人的名字和电话,3秒钟落笔于闺蜜老公,反正是医生, 有事好当机立断,最关键——谁让他对他老婆说“35岁偶还没人要, 就委屈自己,收偶做个二房”     手术当天,谁看着偶被推进去,谁又叫醒昏迷的偶——这是个问题, 要方便且能腾出点时间的亲——口红和奶茶,哈哈哈哈。 最高兴是说服爸妈,这期间不在医院出现,一个小手术嘛,何必让他们 担心,难受。 单位那一普篮子事情,有亲爱的龚美人,长袖善舞的她都安排好鸟。 还有D君,日理万机之间还抽时间帮着咨询专家, Y君,忙疯边缘,还惦记着帮我做“家属”签字; 还有关心偶的众美人儿帅哥们,有你们,偶不怕。 谢谢大家,偶滴亲 有你们,是偶今生的幸运,是老天赐的福, 偶会很快健康美丽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滴。 谢谢...谢谢啦...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早 春

     倒春寒,如约来了, 蒙顶的明前茶只有暖些再品,闲来无事,整理书柜,寻到那年温婉的 齐鲁女子回赠的《漱玉词集》。说实话,一直就放在那儿,没能静下来看看。      李清照,张爱玲,安妮宝贝,是我喜爱的三个女子。 尤其是李清照,如一枝白梅,淡淡的暗香     才情与胸怀,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氤氲的早春里,静静感受她的魅力。 渔家傲 李清照 雪里已知春信至, 寒梅点缀琼枝腻。 香脸半开娇旖旎,        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 故教明月玲珑地。 共赏金樽沉绿蚁,        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米酒初熟时,上有渣浮如蚁。                         赏析: 溶溶月色皑皑雪,疏影横斜,傲然绽放,一片冰清玉洁的背景                   之中,梅花的一缕芳魂更衬得孤傲卓绝。人在梅影下浅饮,有暗香                   浮动,酒醉人?梅醉人?                   此花不与群花比,是爱极之语。而人的才气品格却可与此花斗                   艳,譬若易安。 渔家傲 李清照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纪念偶的比基尼岁月

“这叫三二三工程——打三个洞,两天就可以且酒吧!留下三个小疤疤!” ........我,无语 + 释然——谢谢你,给我如此超脱的安慰。 要和陪伴30多年的<胆>诀别,心中总有些不安,毕竟少个伴。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恢复不好,偶就永远不能穿比基尼鸟....      近日拜读语堂先生的《国学拾遗》,开篇就是: 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博学球友说:女人,越爱美越有疤痕... 偶还能说什么呢?       ——走吧,走吧,走吧      在这个生死轮回的圆圈中,接受惩罚,获得拯救。 纪念偶的比基尼岁月——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不如相忘于江湖

     有一种感情是静默, 以为不在乎,其实是不完全了解自己。      快乐午餐后,打开久违的M项目网站, 听那激荡的乐声,回想为光荣与梦想奋战的伙伴, 每个细节的推敲,每个节点的共同度过...     有点感伤——毕竟付出,毕竟努力,毕竟争取,     无奈很多,还有无法言道的纠葛。 我,已经离开这战场,没有激烈没有战火,     身边的女人—— 从个个精致高跟鞋和全套化妆品,变成问遍所有女人,谁有眉笔无人应声。 那时的午餐,充满火东篱把酒黄昏后药味,一进入,都能感觉空间的燥热。 现在的午餐,宁静而安详,暖暖的不起一丝涟漪。 曾有人评价,说我是一个战士,随时批甲上阵...今日想来,倒也像。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此文谨献给为M项目付出的战士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高棉的眼泪

脑海中迸出的就是这句话:                                 高棉的眼泪——洞里萨湖        如果说巴戎寺的微笑是高棉辉煌的起点,        那洞里萨湖的现在就是柬埔寨残酷现实的终点。        它带来的震撼就在眼前,容不下一丝幻想,存不得一点逃避 不管你承认与否,就这么赤裸裸的摆在你面前。   作为东南亚第一大淡水内陆湖,盛产的渔虾,千年前就滋养着吴哥王朝。 近年则因上游国家纷纷在湄公河上筑起水库以利灌溉、防洪之需,面积有越来越小的趋势。 然而这群逐水而居的高棉人,几世纪以来,家就浮在湖水上。    不管水位多高、湖面多小,这个湖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经过渔村,会立即感受扑鼻的恶臭,生活的全部上下水全都在这湖里。       独特的生活方式,对大部分生活在文明国家的人来说,是一场震撼教育!                    我们的大船冲破湖面,激起的波浪仿佛要将小舟吞噬。                    岁月的沧桑无情的刻在她脸上,苦难在她的生命里继续流淌。                               如果没有经历小吴哥护城河边那个孩子,在我眼前,          将头潜入水底捞取一个淤泥布满的破烂瓶子做玩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9 Comments

我爸我妈

    爸称妈为:“懑汉”,大大咧咧,自由散漫,经常“藏笨” 划个竹筏,把自己划进水里,湿漉漉跑在山路... 取报,把钥匙插在有详细楼层编号的报箱上(还有家里大门钥匙),然后买菜去了... 也不晓得这么多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老爸62寿诞,指明到彭祖山,我都纳闷,是去采集天地之灵气? 还是看彭爷爷留下的古代房中术?哈哈哈哈哈哈,大逆不道!(反正他们看不到) 去到这儿,我才晓得他是多么的有眼光,居然这山中还藏了这么一处好东西。     从吴哥回来,看这景象,还是想隐匿在丛林中的微笑                      天下第一"双佛"。站佛为释迦牟尼佛,高32米,坐佛为多宝如来佛,高28米, 一立一坐的佛像略与山齐,故称为齐山双佛。 双佛依山就势建造于唐开元年间,早于乐山大佛, 就站佛高度来说,居世界第6位, 而两座如此大的佛像并肩一处,可谓独一无二。               拈花一笑     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跟他们一起,一定要有超好的体力,反正我是不会带他们去峨嵋山的, 想想,凡是山的地方就要亲自爬到顶!不整死人才怪!幸好这彭祖仙山还 不高...山路上回忆着我的童年故事,说那时候他们带帽徽领章不能抱小孩, 所以我很小就能走路,所以现在爬山根本不成问题...根本不成问题?周六 跟高手们打球后的小腿还隐隐作痛,再经这登山舞步,最终见面洗脚房。      老爸还是羞涩,只有老妈尝试一切新鲜,到了洗脚房,小妹们是崇拜 她到五体投地。我都纳闷,亲妈你那么凶,当归,黄芪,薏仁,咋个就没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情人节,嚎。。。

今天,很多朋友在问,情人节开心吗?收到的玫瑰打捆卖哇?咋个过滴呢?       。。。。。。 谢谢诸位亲, 惦记着我,惦记着茫茫人海中我那另一半好久出现,惦记着那盼望了N年的焦人婚事。。。 谢谢诸位亲, 等我昏了,就婚了。 不急不急哈。     好像是有三年多没过情人节了,因为总有人说——这是生意人的生意,只有小孩子才过。 今年,我过了,很开心——     一束淡淡的白玫瑰和白色紫罗兰     一盒甜蜜巧克力;     一顿丰盛的小牛排晚餐     一群不是情人的情人们从深情唱到摇滚,从粤语唱到京剧,一起嚎到凌晨时分。     其间还接到知心电话,我兴奋的向对方汇报,听了你的建议,闹闹静静,现在 的人生正走向丰富和弹性。     谢谢大家,带给我快乐的人们。谢谢!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学习Artisansdangkor

       就像在尼泊尔遇到DWARIKA,在吴哥遇到了artisansdangkor(工匠吴哥)        犯下种族灭绝的红色高棉,消灭了众多的艺术家和工匠,          吴哥传统艺术,几乎丧失。          今天,看到artisansdangkor,看到经过有识之士协同努力,恢复传统艺术形式, 发挥当代艺术表现,培训新一代年轻人,吴哥艺术品又呈现出最佳状态。        这个机构已经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充分的肯定和支持。                      http://www.artisansdangkor.com                                                     这些科学的运营模式和保护手段,值得我们学习。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我会唱歌引导你...

       关于博客:                  七七说我最近属于井喷状态。                  D哥哥说,你烦不烦喔,每天都在写,还是要在现实里喔。                  欢欢说,你还是写得哈,                             博学球友最文雅,你还是多勤奋的哈                  丹哥哥说,你跟你的心说话哈。      谢谢各位亲人的关心,放心哈,我好着呢,这段日子还不是很忙,就多写些, 忙起来也就顾不上了。      来,继续整篇影感——哈哈哈哈哈哈                近两年都没有看过,这么气势磅礴的史诗爱情片了,荡气回肠的剧情让我哭了三场。                        优雅的女贵族穿越千山万水,到达澳大利亚壮丽恢弘的国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相见

     没有语言描述吴哥,无论是第一眼,惊鸿一瞥的震撼; 还是把它放在行程最后,在38度的烈日下,在荡漾的风中,慢慢靠近这天堂的圣殿                    行走在迷失的境界里,莫名其妙的感动着,耳畔响起还是那首最爱的诗: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慕然听见,你颂经的真言,         那一月,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俯首感谢上苍,让我不是两鬓斑白时才与你相见                          在你悠远的乐中,似又看到那繁盛的舞蹈                                                               心,醉在开满花的微笑中                    静静地,望着你,一步一回的不舍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