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9

大 师

在家搜罗关于日本的所有影像,书籍资料。 《梦》放在那儿,一直没看。 一看即被震翻。 纯粹,深度,苍茫到极致。 片中割耳后梵高的那段: ——你为什么不画画, 这片简直美得让人屏息 光有如画的美景不能成就名画,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自然界的一景一物都自有其美感 我常常不自觉的迷失在自然的美景中, 我下笔时浑然天成仿佛做梦一样; 是的,我贪婪的吞噬这片自然美景 之后.... 画作就自然的呈现在我眼前。 想要克制实在是太难了 我埋头苦干,像火车头般无情的驱策自己。 我得快点,时间不多了 我作画的时光所剩无几。 ...极美的钢琴声响起... 幼童在田间看到的桃花魂,绝美的能乐。 暴风雪中的天籁女音。 战争走过隧道的声音,鬼军们的脸。 燃烧得血红的富士山。 核辐射下极美得已经畸形的黄雏菊 流水,野花,绿草,缓缓转动的水车,茂密的大树,安宁的村子 103岁的老人说: “人们会太习惯安适的日子, 总认为越方便越好,反而把真正的好东西弃如弊屐, (那照明怎么办?)我们用蜡烛和亚麻油 (但是晚上很黑耶?)没错,夜晚本来就很黑 为什么要搞得和白天一样亮? 我不喜欢恍若白昼的夜空,那样就看不到星星了 我们不太喜欢砍树...但是自然到下来的树够我们用了 我们把那些树干劈成柴火 若把那些柴火制成木炭... 只要几棵树就够用了 现代人都忘了...他们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他们总是自以为能改造这个世界,尤其是那些学者,也许他们聪明过人 但是他们并不了解大自然的真谛,还沾沾自喜。 对人类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是干净的空气和洁净的水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计 划

暂停《无畏的希望》与《光荣与梦想》。 换上《日本》《中日文化交流史话》《菊与刀》《樱花与武士》《日本百年维新路》; 夏季前完成《全球通史》《西方文明史》《欧洲史》,《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建筑》,《消失的建筑》《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文明的溪流》的选读。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学 校

       热烈的表达,总在青年时代。就像这儿饭食分量一样饱满。        滴着油的烧烤鱿鱼丝,在女生的唇边滑落,笑得像6月的栀子花。        慈姑在小贩的手中像是安了陀螺,刀刀削过,冰清玉洁的白立现眼前。        周边的小店,有了些夜店的服饰,亮片的,薄纱的,超短的...        发型屋也多了,到了周末,满眼的年青女人在穿梭...                   饭后,缓缓走走。 一阵风过,落了一地的枯叶。 这时点, 老老师总是遛着小孙孙,说些软软的话。 很多长得像灰鸽子的大鸟,在嫩绿的草里找食吃,狗狗们经常埋伏在角落, 一个猛冲,惊起一片。 学生们总在爱恋,荷塘畔,球场旁,树林里尽是缠绵的身影。 开水房前,五颜六色的水瓶排得极好看,不知哪个美女的水瓶又丢了。 放心,过不了几小时它会满满的出现在门前。 东门的梧桐,北门的荷塘,化学系门前的银杏... 早市的蔬菜,晚市的鲜花... ........ 课点到,去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门 卫

                      这是一个守门人的世界               门卫兰师,日夜临摹王羲之,可嘉,可敬,可爱,可盼。——七七的QQ签名                       夫妻 .福气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后记:       落日余辉下的城市,如此美丽。         深深的恋,来自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过程中,兰师傅说的最多的词:普通。     也许,这才是微尘世界中的大道。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中 道

拍完兰师傅的路上,“大道”之思滑向“中道” —— 在企业体制变更的日子,不得不开始做承包经营。 那逍遥的10个月,和我小小的团队,从业务开拓到项目执行,最后顺利结算, 好像总共收入接近30万,除去缴纳公司,人员工资,税收等乱七八糟的费用 最后落下3万元,基本等于给自己发工资3000元/月。 在对体制极度无望之际,居然去注册了一个公司,取名“中道”。 也接下生意,签了个价值50万的策划合同,先收了10万的定金。 只是该项目路途遥远,独自驾车跑死仙人。 当年D君曾说,这个名字做生意可能有问题, 不出所料,半年后,我卖掉了“中道”。 这一年的折腾,赌咒发誓——异地项目不做,独立经营不做,打工最适合我。 咩说我笨,的确的。 我那不偏不倚的整法,倒是应了“中道” 中道,原为佛教教义。是佛教认为最高的真理。简单而言是不苦不乐的修行方法。 所说道理,不堕极端,脱离二边,即为中道。 常是一边,无常是一边,常无常是中,无色无形,无明无知,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我是一边,无我是一边,我无我是中,无色无形,无明无知,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中道, 最初灵感,是佛陀在长期苦行苦修后,却觉得一无所获, 而在近河的地方打坐时,听到河船上的人唱:琴弦太松,太紧都无法弹出悦耳的声音。 佛陀以此推思,凡夫俗子追求欲望,快乐,死后将堕入地狱, 而苦行僧的森林苦行虽可在死后升为天人,得到比人世间更好的快乐, 但福报用尽也依然要离开天界,再次轮回。 因此佛陀认为不该在苦乐中计较,以不追求痛苦,不追求快乐的方式修行, 才能摆脱生老病死与六道轮回。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紫 藤

 慕名来拍兰师傅,不想外出办事,等後他的时间,拍了隔壁院门的紫藤。    不知为何,喜欢这羽状的花蕾,层层叠叠的清雅与大气。 【紫藤花语】醉人的恋情,依依的思念。 农历牛年二月二十九摄于成都.西马棚街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温 暖

     冷的时候,总想有盏灯    一扇为你留的门,    无需繁华,    朴素挺好。              是种温暖     是份祝福     是哪怕到另一个世界,都还有的牵挂                      迷雾中,淡淡的温暖。                      ______农历牛年二月二十五,摄于峨嵋金顶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磅 礴

海拔3077,今夜无眠 外面下着雨,无法睡去,独自徘徊——自博卡拉回来后,再没感受过壮阔, 半年里那个众神的后花园,时常出现在梦中。 总在渴望这样的景象,风起云涌,巍峨磅礴。 愿幻化成风,养一生浩然之气。 身为川人,拜峨嵋不下几十次,居然没到过金顶。 这日,了愿  托福,蒙天眷顾, 24小时内居然将佛光,云海,圣灯,日出,尽收眼底。 四面十方普贤金像是世界上最高的金佛, 也是第一个十方普贤的艺术造型。 望着佛像连说几个“庄严”。 金佛系铜铸镏金工艺佛像造像,通高48米,总重量达660吨,由台座和十方普贤像组成。 其中,台座高6米,长宽各27米,四面刻有普贤的十种广大行愿, 外部采用花岗石浮雕装饰,十方普贤像重350吨。 佛高48米代表的是阿弥陀佛的48个愿望 “十方”一是意喻普贤的十大行愿, 二是象征佛教中的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十个方位, 意喻普贤无边的行愿能圆满十方三世诸佛和芸芸众生。 普贤的十个头像分为三层,神态各异,代表了世人的十种心态。 这金顶凝聚着峨眉山的最高境界。 既代表佛的圆满光明,又汇集了人间对光明和幸福的向往。 世界最高的汉传佛教朝拜中心和最壮丽的自然观景台。 让人最真切地感受到佛在景中,景在佛中, 山即一尊佛,佛即一座山的无尽禅机。 点蜡,烧香,求大家好,世间太平。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原 浆

至拍“兰菌王”后,开始思考商业摄影。 周日蒙YI君抬爱,给机会拍“原浆” 何谓“原浆” 席间,帅哥从啤酒历史开始讲述一个美丽的故事 一旁的营销美人从产品特性一语中的: 所谓“原浆”:未经过滤,富含活性酵母的嫩啤酒原液。 初尝普提那的巴伐利亚啤酒和慕尼黑1810黑啤后, 开始接受这个有6000年历史,对身体极好的东西 细腻的泡沫,朦胧的原液,芬芳的麦芽香, 口感柔和谐调,确非一般瓶啤能比。 纯粹,高端。 喜悦的感觉。 虽然价格在普通瓶啤的5倍以上。 但低温无菌灌装,全程冷藏(0~5度)确保了他的品质。 保存时间如此短,才更有烟花般极致的绚烂。 预祝“青岛原浆啤酒”成都大卖! 初尝产品摄影,如此的稚嫩与不专业 请教专业人士很多问题,使用了24×70的纳米人像头 但拍出的东西,仍觉不好。 还是摆出来,作一个过程记录,激励自己。 开始,就好。 经历,就好。 就像“原浆”一路走来。 常美,终于兑现了在双子塔下对你的承诺, 愿在“原浆”的浸润中,韵出如兰的气质。 谢谢你的美丽支持。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春 游

     梦里有这样的色彩,热烈饱和充满希望。                              春天,感受这样的力量 ,谢谢建川博物馆聚落的给予。 樊建川, 以前很多朋友都提到过——军人,政客,商人,文化人,傻儿 没去之前, 觉得他的博物馆,可能就是个房地产商附庸风雅的“偏偏”, 因为我们了解的影像就是这样。(新闻摄像太差哈) 后来将这个词说给建川兄,他大笑不止,为了纠正成见,立马拿出 凤凰卫视拍摄的系列录影,放给我们看,兴奋的讲述音乐、每个镜 头的构想,在暴雨雷鸣中的壮士广场。 那已经是晚上10点,我们仨刚看完近三小时的话剧《死水微澜》, 七七与我已经开始倒拢破败, 他却没有丝毫困顿,兴奋的描述着新的构想。 半小时后,我们两个女人彻底垮丝,七七必须11点睡觉,我的伤还在痊 愈中,末办法,起身告辞回房睡觉。 真正倒在床上,根本无法睡去, 思潮翻滚,色彩冲撞,无法停息——     清晨,踏着露水拍的片子,远处红红的桥,曾在小兰拍的日本 庭院中见过,能这样运用的,激发了我强烈的好奇心。     什么样的眼界,什么样的思想,还有怎样冲击的影像会呈现?     经过这个影像,想到父亲从越南拍回的战友墓碑,心里是共鸣的。 有七七这个超级导游做深度介绍,开始进入感受 最压抑的——战俘馆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