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9

但 愿

这里,是纯朴宁静的。 农历二月二十八,这儿能赶上真正的农家庙会,各式小吃,杂耍,还有舞狮 如今闹热的集市,喧嚣的街巷早已荡然无存,满眼尽是近代的痕迹...... 深呼吸 慢慢走,让自己平静, 竹林里,雏菊淡淡的香,悠悠的飘过... 这里如此安宁,但愿,老人的心愿,如愿实现。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粉 蒸

昨天,成都被粉蒸了 ——沙尘暴南下,龙泉出现了霾。 两个小时工,三小时的清洁等于白做,铺天盖地的黄灰让我重新锻炼一回。 今天,排骨被粉蒸了,下面垫的红薯。 虽然少了水绿的葱花做点缀(小花园里的被吃光了), 但还是觉得很成功, 尝着美好的粉蒸肉,喜悦的给妈发了个短信汇报,领佳节又重阳导回复说再接再励。 我说放心,虽然长得慢了点,但终究还在成材中... 下面的日子,尝试水煮。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准 备

Veni, vidi, vici 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我来,我见,我征服!!! 近日满脑子的纵横激荡——从《古希腊》到《古罗马》,由《文艺复兴》至《肉体与石头》 《教堂建筑的文化》,还有《亚历山大大帝》伟大的《拜占庭》.... 囫囵吞枣也罢,如考研般苦读也好,网上订阅的书如雪片般飞至我面前时.....只有这样了 要不是一个承诺,一帮朋友,从东方到西方的计划没有这么快。 快得我,有些追赶,有点气喘吁吁; 精力体力消化力都在快速飞旋中。 脑子速食了,身体也进补:当归黄芪薏仁炖鸡,枸杞大枣泡水,韭菜炒鸡蛋,大蒜炒旱菜,酸奶水果也跟上。 久违的菜市场,穿上围裙洗洗涮涮锅边舞,到也有番情趣。 还有滋补的子午觉。 曾经美好的青春里,想把婚礼放在这儿。 现在快实现了,一帮可爱的好友一起也不错。 积极的准备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古 城

这城,是心里的影像。 历经2000多年风雨,悠远,亲切依旧。 那日,住在这有500年光景,原汁原味的明代院子里, 雨打芭蕉的清晨,望着一潭清水发呆... 想到易安居士——“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舍情” 简单的日子,纯粹的幸福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叹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默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云 游

纷纷春雨中,去看了爷爷奶奶。 从没这样,眼泪不停的流。 他们是那样爱我,却没能享到我的福。 总是许多愧疚与忧伤萦绕心头。 阴阳两隔,如今再好,他们也只能在天上微笑。 子欲养而亲不在,没有比这个更大的无奈。 站在中间,伸开左右臂搭着爸妈的肩,听他们念叨着,保佑喃喃顺利,保佑喃喃幸福....... 泪如雨下 ...... 总愧疚让他们操心太多,对他们不够好。 日本回来后,送了本中国旅行地图册/分了一半我的旅行基金给他们, 从黔东南开始,云游南中国。 爸,妈, 放心花草,放心泡菜坛 注意身体,一路平安。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海 蓝

前世,一定是条鱼,在海蓝中活了一世。 今生,还是那么爱,虽没有了鳍,安慰的还能短暂停息。 妈常骄傲的说:你四岁前就没生过病,温泉水里泡大,幸福得很。三岁看到老,今生是离不了了。 重回水里,就像回家,中午安静,没有其他鱼,独自畅游倒是安逸。 一行东瀛居然走掉5斤肉,怎么能行——还是正常生活: 按时上班,准时上课,抽空游泳,继续阅读。 最最重要的——吃好睡好,长成茁壮的鱼。 海蓝的圣托里尼,等着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伤 感

     未能拍到这样的飞雪,成为此行最大的遗憾。那种淡淡的忧伤,伴着小娟《天空之城》的吟唱, 一直延续到今天。      不知是否感染了日本民族情调中,那颗“知伤感的心” 那种纯粹的,无常的,薄命的,懵懂之心。      静静的望着飘落一地的花瓣,流泪... 想起黛玉的葬花吟: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久石让的乐,           宫崎骏的画,      带着一颗伤感的心,走向平静。      去之前,看了《菊与刀》《樱花与武士》,书上说日本是一个有着女性气质的民族, 当下的我,有共鸣。      日本当代的文学作品中有很多女性特有细腻的感性描写,回忆曾经看过渡边淳一的《失乐 园》,那种把极端忧伤推到极致,那种无奈而柔美的爱恋,那种逃避感,孤独感,悲壮感, 像樱花,像流星,幻灭时一丝快意,那种苍白之美,让人终理解艺伎的白莫道不消魂粉和能的面具。     “佛界易入,魔界难入” 这是川端康成最喜爱的一句话。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4年后自杀,我更希望他不是在逃避现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问 路

 友说,目前的我属于井喷期。  我说,这篇喷完,就歇了,  喷出温泉,进入休眠。  上面这位,就在休眠  喷涌过后,重现生机                                             (火山石旁的小花)  众所周知——     日本与亚洲大陆本是连在一起的,由于环太平洋的造山运动,地壳不断运动逐渐下沉。 大约在一万多年前,日本与大陆完全分开,形成今天四面环海的日本列岛。由于地壳变动十分剧烈, 日本成为世界上罕见的多火山国家,火东篱把酒黄昏后山爆佳节又重阳发伴随着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成了日本人常见一种自然现象。这些不可知 的自然运动,又给日本人一种震荡无常的心理阴影。   日本山脉非常漂亮,自然资源却非常缺乏,火山地带的岛屿带给日本的只是一些硫磺和石灰岩, 耕地有限,人口不断增加,使得日本人普遍有危机感。危机感使得日本人勤奋向上和竞争意识浓烈, 日本政府很想成为世界大国,但狭小的生存空间,贫乏的自然资源,使得他们必须依赖外界和向外界 扩张。地形曲卷狭长,容易使人形成局促狭隘的眼光和复杂的心态,既偏激又固执,既自悲又自傲。 因为狭隘,它不由时时向外凯觎和张望;因为局促,凡事必经过慎密思考。 这些都是书上说的。          而此行停留短暂,更多感受这山下较高的国民素质和友好。 旅行是我的修行, 去想去的地方,体验广阔的人生。 此时的抹茶冰淇淋,像心中的火炬,指引我继续前行。 凌晨5点天就亮了,       开始游荡,寻找想去的地方。 早闻这个民族在战后对教育、对孩子的重视, 这个时点的风景,让人折服——老年义工们自发的在每个街口,护送过马路的小孩上学 (我们好像只管自己小孩哈)。 有了转数到地铁的经历,现在来到地面, 复印了份酒店的地图,遇到十字路口,还是有些茫然 没有太多的人懂得英语,但是能看懂汉字, 红灯停,不能再瞎走,问问旁边骑车的老太。 下面是我意想不到的感动, 在地铁站得到很多的人的帮助,做那条线,在哪儿买票,在哪儿下, 也有带我到站口自己再走开的,但都是年轻人。 这个婆婆,居然放弃骑车,陪我走路 怕我没懂她意思,走在前面,还一步三回头,看我跟上没有。 带着我走了三条街,找到那座庙,才独自折回。 很感慨,是折服,是感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东 京

没有完全放下的情结——一种职业的习惯。 在这亚洲最贵的地盘上,迷失在商业建筑的立面里。 因为职业,97年底开始认识世界各地的高端品牌, 不知道那么早接触这些,对一个女人的人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反正这么一路走来,了解他们的品牌故事,学习他们的运营历史,欣赏他们最潮的设计, 到现在,生活中尽量用草包,穿天然织物,倒也有趣。 想看的品牌,来到银座,都能看到—— 从高端 到新锐 各有各的阶层, 自有自的亲和。 温润也好,先锋也罢,在这儿都让人迷失 最爱的—— 为拍这些片子,差点被“缴械”赶出去 能泡在这浸透着人类智慧和美丽的玻璃里,知足已。 古老和现代,如此剧烈的冲撞在一起,确是那么安宁与和谐, 也许这就是东京真正的魅力吧。 想起那部《Lost in Translation》(《迷失东京》)—— 鲍伯哈里斯和夏洛特最亲密的接触就是告别时的一个轻吻, 轻的象两片在风中相遇的叶子。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没有人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他们走上各自的路,一个登上回纽约的飞机,一个继续徜徉在东京街头, 只是,他们的脸上,多了些明朗,少了些茫然。   索非亚科波拉说,这部电影讲述的是生命中很重要但又不是永恒的刹那时光, 它只会成为回忆的一部分,并让你改变。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速 度

金刚经说:不着于相。 时常也这样提醒自己。 也许以下的对比让人感觉肤浅表象,但它确实是一个让人自豪的速度—— (图为上海磁悬浮最高速度,而日本新干线最高时速为340KM/H) 此行经停上海三小时,不安分的我,在询问准确时间节点后,毅然奔赴陆家嘴。 8分钟,从浦东到达龙阳路地铁站,再转到陆家嘴。 30分钟后我已站在世界第三,中国第一高楼——金茂大厦的88层上, 鸟瞰黄浦江。 世界举世无双的酒店中庭, 直径27米,28道环廊扶手在霓虹灯的照射下,金光闪闪。 36小时后,日本新宿都厅,45层的高楼上,俯瞰东京。 半年来,亚洲一路, 从悠远的6世纪到秩序重整的今天, 上海还是东京,新加坡还是香港, 相同de:冲撞、融合、借鉴、学习与超越。 更加坚信—— 观念、眼界、心态、坚韧、等待——终能实现。 写给自己的话——时间不多,需要更佳的速度。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