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9

探 险

喀什机场。 “您的票,是明天这个时候的!” “啊?!!!!!我?!!!!“因为是特价不能改签,您只有明天来!”  ...... 世界上没有比我更晃,更昏,更笨的女人了。 淡定...淡定... 多留一天嘛,干什么? 约好老行,决定去趟阿什图的天门和大峡谷。 因为有帮他推车的经验,水箱也换好新的,包他的车心里踏实,拿了张克州旅游局发的薄纸样的宣传单页,买了六瓶水便开始上路。 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险象环生的决定。两个疯子的决定。 到了去天门的入口,看了简介知道阿图什天门曾被美国《ADVENTURE》杂志推荐为全球25条最新探险线路之一。我们在茫茫的戈壁荒滩,准确讲是河道里开了2公里,直到捷达出租无法翻越时,决定徒步。苍茫天地中徒步2公里,望着那遥远的崎岖小路延伸到大山深处,我决定放弃。 暗暗告诫自己:没有任何装备,没有向导,没有补给,居然敢这样徒步,真是疯了。 默默提醒自己:这是场21分的球赛,保存实力,大峡谷还在后面等着。 行, 这个看上去大我10岁,结果还小我一岁的男子,温良的面庞下竟也有这么一颗冒险的心;继续前行的愿望他比我还强,终是被我无情的掐死在摇篮里... 面对大自然,我终是最敬畏的。 我, 防狼器始终在右边裤包里放着,它的超强功率,给了我太多的信心和放肆... 于是折回,继续前行。 后面的经历,现在想来,背脊都冒冷汗——玩到极致,就是玩命了。 我们按照克州旅游局的那张图一直前行,走到那个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吐古买提乡”,结果错误的路线,浪费了3小时,走了140公里碎石块路;再继续走下去,就出境到吉尔吉斯坦了! 水已经只有三瓶,一路无人,无车。 好容易看见个车,维族司机和汉族司机的对话,基本是鸡同鸭讲。 我开始担忧,车会不会坏,手机信号没有了,如果遇狼,如果遇抢,如果... ——真有那么多如果,我就不玩了。 终于遇到一个能讲汉语的,说清楚了,折回。 车厢里充斥着尘土的味道,鼻腔到喉咙干渴,脆裂。我开始疲惫,觉得很累... 再睁眼时,看到了海市蜃楼。 那依稀模糊时而清晰的图像,是树?是村庄??????? 问前排那个已经像熊,抱着方向盘仍在颠簸的行,尚清醒着说:快要走出戈壁了.... 各老子! 瞌睡醒了! 穿过有人烟的村落,在买2元钱的门票经过一个水库,我们开始向正确的大峡谷挺进。 后来的经过——我们翻山越岭,淌河过沟,在悬崖边打滑,在谷底熄火,捷达!我爱捷达!他的性能已经可比越野。当穿过一条浩大的河谷后,终于抵达。 没有我想像中,所谓来这七次就当去了一趟麦加的神奇。 毕竟在天府之国长大,随便一个虹口,一个银厂沟都胜这几十倍。 但当我闯入 ** 男人的世界,腼腆的做鸟兽散,镇定的如浴圣水般在岩壁瀑布中歌唱时,开始理解,在荒漠能有这样的水源,是多么的神奇。 喝了一瓶山泉,甘甜润滑。 前面的担忧随之化去,有了信号,给克州旅游局打去投诉电话,主要是想他们能调整宣传单,不要再让后面的人走错路。 新疆半月,这日最是惊险。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半 月

(图瓦小美女) 这一路,最爱还是禾木的清晨,独自上路...悠游天地,牧马南山,归隐田园 有友相伴,有童趣侃,有树说话,有河漫谈 可以停下,传道授业解惑, 可以归隐,男耕女织生生不息; 可以前行,继续辽阔磅礴; 新疆,最壮阔的地方,半月走过。 海拔4720,已经没有反应,阿里可行; 胆囊切除遗痛不算什么,我健康的活着,且快乐。 眼里的人生开始真正的辽阔,很多方式可以面对这辈子, 曾那样焦虑自己的未来,迷茫自己的前方... 曾那样逃避现实的恐慌,逝去青春的苍凉... 这是一个定会归来的地方, 到那时,接上梦到翅膀,继续飞翔。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生 日

09年6月25日 我在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 觐见帕米尔三雄,叩拜冰川之父——慕士塔格,遥望K2... 完成了13年的愿望,来到海拔4720的红旗拉普,一个美丽的巴基斯坦女孩送给我一串珍贵的手链… 在祖国最西边陲小镇,看到了最壮阔的雪山晚霞,这天,我告别32,迎来33. 一个幸运儿,一个得到老天很多宠爱的孩子,一路走来,总是幸福的自由着。 感恩老天,父母和朋友们,这样爱着我。 我会把同样的爱,收拢吸纳,像蒲公英一样散播出去,将温暖带给身边所有的生灵。 这也许就是今生的意义。 叩拜冰川之父 雄浑的慕士塔格 我的巴基斯坦朋友们 09年6月26日 这天,我没出车祸,得到很多祝福,在奥伊塔可冰川门口,包车的水箱漏水了,没能拍到夏日雪崩。 这天,我没生病,在距离喀什9公里的路上,包车既没有气也没油了,在近50度的烈日下,埋头看着腰线的影子,推车行经2公里,看到加油站时,就像看见我妈。没有责怪司机,因为他说他在北川赈灾呆了40天。 这天,如咩咩所言,喜悦的33,因行走而丰盛。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落 日

喀喇昆仑 古石头城 遥望K2 帕米尔三雄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戍 边

我是那样想念阿宝,总看见他的影子在眼前晃... 办理参观证时问四川军官:你们的狗呢? 狗? 跟狼跑了! 无限好奇的我,总有天会害死猫——孤独到把狗也逼疯的哨卡,到底是什么样? 哨卡的检查细致到每件衣服的折里,他们那样认真,彻底 ** 我认为可以贿赂的低级想法。 “这儿15块钱,麻烦把这件啤酒带给上面的人...” 居然还没有顺便一理,我是OUT了; “留瓶水给你,好吗?” “谢谢,我不喝” “我放在这儿,这4720的海拔,应该多喝水...” “放这儿我也不喝” “没给你下毒!” ...... 这就是我们的兵。 我是军人的后代,血液流淌着军人的血,曾一度失望于现实中最坏都在军里...这天,让我改观。 它也是兵 发自内心向你们致敬!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礼 物

帕米尔高原的水晶 沙漠玫瑰石 红玛瑙手链 总爱把美好归类: 比我手还大的水晶石,送给自己的。 鬼斧神功的沙漠玫瑰,涛送的。 红玛瑙手链,巴基斯坦美女送的。 自爱,他爱,友爱... 呵呵呵呵呵呵,还有何求。 对自己说,楠楠,像这块水晶样美好一生; 涛说,好好保存它,看到它,就想起新疆有个人在惦记; 巴美女说,很高兴认识你,喜欢你,收下吧。 沙漠玫瑰: 带有唯美情怀,代表着细沙对大海的爱情。 虽没有生命,但永不凋零。 细沙在几千年的风雨雕塑中,风化形成此杰作。 其中还有零星的细沙,镶嵌在花瓣的中间,它没有玫瑰花的叶和刺,只有花朵,默默地开放在戈壁滩中。 涛,谢谢你,一段纯真的美好记忆...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民 居

鸟瞰高台民居 喀什噶尔老城 深入之后,方知浅薄, 这篇文迫不及待的发,是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但一觉之后便感空洞,决定清晨再去一次,细细感知。 庆幸,在大规模的旧城改造之初,还能较完整的看到两千年的人类痕迹, 翻越断壁残垣,仔细控制性规划,心中说不出的伤痛, 4000年的罗马古城今昔依在,中世纪的弗洛伦萨淡然尚存, 我们除了拆,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这样的不破不立,文明更近,历史更远;现代更近,传统更远 沿着散发着恶臭的吐曼河行走, 想到尼泊尔恒河旁的平民窟, 想到正在看《项塔兰》, 想到家乡的锦江, 想到佛罗伦萨的阿诺河... 我自问自答着,像个游魂穿街走巷,不停安慰自己——这就是现实的生活 不平静的心,无法看到美好的景;放慢脚步,停止思考,安静来临。 这是让人欣慰的观念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安 宁

独自行走在黄昏的老城,感受两千多年的沧桑,没有恐惧只有安宁。 老天似乎眷顾内心的我,这一路看完《追风筝的人》,那种深痛的拷问,总是在眼前浮现。 希望能看到孩子们在千年小巷中踢球的情景,那种淡淡的安宁存于心间, 终是天从人愿,感谢老天,愿美好永留人间。 在这儿行走,没有碰到一个汉人,我像是闯入他人领域的过客, 无法跟成佳节又重阳人进行交流,孩童是唯一的出口,他们灿烂的笑颜扫除心中所有的不安。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混 帐

今年种的人少了,没有想象的壮阔 雨水很多,还没到开得最旺盛的时候,看到就很满足。 抱着薰衣草,醉在湖蓝里。 就这么躺着,望着湖水发呆,看着牛儿吃草,听着马儿欢笑。 等着23点的日落。 那夜,湖边的毡房,三女两男混帐,夜里风大,有人挡风,很暖和。 现在,喀什老城青年旅舍的回廊上躺起,躲着太阳11点下山时再出去。 网上有人正在教训我:说不干正事,是个混账。我说就是。对方被气死。 现阶段我本来就是个野生动物,正事,等我转回城市再干不迟。 友来短信千叮咛万嘱咐:安全!安全!安全!我说很安全,到了这个被外界妖魔化的中心,才知道新疆真的安全。 看着身边不远处躺着的“嫩驴”,庭院中不时停留的“洋驴”, 我这头冲凉后舒爽吃着甜桃的“懒驴”......无语。 再过两天33了,友分解那日的意义(国际禁毒日)给我取名——无毒。 我爱这名字。 混帐——无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边防证已办好,明天到巴基斯坦边境。 机场等候大巴,一驴男问:一个人?去红旗拉普吗?一起拼车好吗?顺利。 包车的司机叔叔喊我站在阴凉处,他晒起帮着排队办帘卷西风证; 住在老城,维族人民聚居的中心,餐厅老板很是热情的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告诉清真寺的路线。 桃子很甜,价格合理,5元/公斤。 能不爱这城?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大 地

开始爱上这片土地。                                  ——09.6.24摄于南疆上空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