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9

坚 持

左手一个本,右手三副药,背上拴着喀什头巾的包包,摇曳在华灯初上的街头。 今夜的月很亮,心晴很明朗,熬过今晚,再过明天, 黎明前的黑暗,曙光已在前,再坚持两天!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之 间

    今晚,同志们下班了,我还在发邮件,漫长的网速,等待的时间“博”一博。     确实累,从早上醒来到现在12个小时,开会,提案,像上满发条的玩偶,在天堂路来回走了四趟,流连与殡仪馆和各类公墓中登高眺望,那边是绕城,这边是三环,我们不仅可以规划阳宅,也能考虑阴宅开发,充分利用土地资源深挖其价值,不浪费每一寸宝贵的大地。商业头脑是这样炼成的。伟大的构想得到了领佳节又重阳导们的高度认同,它将作为产业布局进行专项论证,我们要调查平均每天有多少需要火葬的,当地村民能在其中获利多少......如何形成产业循环。     我们的活路就这么延续。     伟大领佳节又重阳导放了一句话:不把火葬研究透,就把你火葬了。     昨夜,看了多明戈,请注意,是“看”。我们确实还停留在这个阶段。 一场由“活着的歌剧传奇”演绎的顶级世纪盛宴,在一个装扮得像农家乐的会场上演了——     上半场,热情的成都市民以川流不息的人流,电话声,短信提示声,咳嗽声,清嗓声,说话声,闪光灯,迎接多先生的到来。组办方还很体贴的在现场提供了百事可乐和橙汁,爆米花,让来听音乐会的人享用。     下半场,祖英姐姐在交响乐的伴奏下唱我们亲爱的民歌,咋听咋觉得怪。最绝的,结束之时上台献花的美女,全然像火锅店的小妹儿,超短金线的艳红色旗袍,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头发,不晓得多先生怎么想,也许这是他眼中的成都特色。     非常怀念罗马教堂听歌剧的的那一夜,来自全球的旅者穿着庄重,有序来到座位,安静坐下,静静等待。天籁响起之时,心已沉醉。普契尼的《托斯卡》被68岁高龄的多明戈演绎到深情泪下,无法言语表达的激动,只能转化为手掌拍痛。     回响已流淌在生命中。博完游泳,继续我的人生。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黄 昏

暗香浮动月黄昏.....     拍得时候心里念的就是这句.昨晨起来坐在客厅,不知怎的特想躺在桂花树下,一盏茶,一本书,正琢磨着去桂湖还是他处,雨却来了.心愿便这么搁在一旁。     窝在家,宅了两日,黄昏之时暗香浮来,出了厅,才发现家中原有棵金桂,那么单薄兮兮,叶子都没几片长齐,尽然开了,馥郁得正好。     意外的惊喜,少不了几分叹息:我是如此贫瘠的待你,你却这般厚道的对我...     生命之前,充满感激。 中秋前,摄于家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玩 耍

“砰!” 我晓得,我糟了。 在这个城市,只有我,有打开它的钥匙。而我现在被锁在门外。 脑海一片空白。 瓜起。 电梯门开了,对面的帅哥遛狗回来—— “帮个忙,让我从你家窗户翻进我家。。。” “这儿是五楼,没有任何保护,万一掉下去了呢!太危险了!” “末法了,要不就得喊119,我没时间了”     幸好穿的长裙,当我摇曳的跳上人家窗台,脚踏晒衣杆,右手抠紧外墙窗框,左手拼命的刨开隐形纱窗时,脚下在晃动...此刻距离地面24米。     幸好没锁窗户,矫健的跳进我家窗台,打开门,对面的帅哥已经把包和鞋都拎到门口,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句——你!真的太厉害了! 毛毛汗,你要淡定。 要像你的爸妈。 5个月后,他们继续行走,此刻悠游到洱海边住下,我不晓得他们是不是想就此停下,找个地方,前面开酒吧,后面种大麻;反正真正的笑傲江湖,洒脱人生他们确实做到了。 不晓得是我的行走影响了他们,还是他们的DNA影响了我,我们家的2009,确实是个旅游年。 除了打款充话费,我能做的就是祝福。 其实很想他们,很想,但是我从来不说,也从来不问他们何时归来,坚定的不去打扰属于他们的幸福。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玩耍。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悠 然

悠悠天地间,生活其实很简单。                                                       9月摄与蜀国边境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牛 气

9月11日,中国与威尼斯一起《斗牛》。     一部意想不到的好片,一部充满人性光辉,个性十足的好片。 欢笑还挂在嘴角,眼泪却已静静滑落,朴素的善良,原生态的厚道...皑皑白雪的大地,苦难终会过去。不怕。 9月11日,我与美人约好一起《斗牛》。     秋日黄昏树影间,飘来淡淡的玫瑰红,街头,惹眼美人,很牛气。 也许压抑太久,终于爆发,曾经谁都可以掐一把的小白兔,现在开始自由的泼辣,我却更喜欢了。     接过她从香港带回的香水,是我喜爱的芬芳,听完她这段日子的经历,就像一部黑色的喜剧,高兴的是乌云翻滚间她并未纠结,而是云淡风清的绽放...     亲爱的美人,这一路,也许什么也留不下,这份情谊,最是珍贵。 庆幸,我们能一起勇敢,牛气的走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心 宽

    口红的电话是温暖的,暂时没能上网,还专门国际长途汇报一声,真的很乖。正在看《爱有来生》,偌大的影院没几个人,左右前后也没人,真好。每周好像都挑了这个时候来看场电影,清净,自由。还是哭得稀里哗啦,总有个柔软的地方被触痛,好在已经习惯接受这种情绪,眼泪来了,就让它流,这样才不容易生病。      说到生病,近来我被倾诉的频率很高,这在以前是不曾有的。抑郁的,烦心的,纠结的,反正她们说了,好像都会舒服些,我想,以后失业了,切找个桌子铺张帕子,枝根干干,上面写起“专业倾听”可能还有生意喔。      我妈,在那山清水秀的地方终于在忍无可忍,选择了无需再忍的给我打了15分钟的电话,主题:给我介绍男朋友,而且还非常之技巧。先问最近有无喜讯,再问最近忙啥子,有无可心的人之类,然后直接说去游泳时,认识一老大姐,有一侄儿非常好,现在成都,让我马上记下对方电话!。。。。。。我。。。。最后还是嬉皮笑脸的记下了对方电话,因为执行力超强的她,居然让我重复号码,确信对数字模糊的我确实记下电话,才将电话交给我姨妈,让姨妈继续“开导”我。一堆感谢,一堆让她们宽心的语言,才放下已经打烫的电话。     这五个月我干了什么,我妈是不知道的,她的记忆中我还在那个呆了8年的公司,做着那份仿佛还好的工作。而事实上一切已是历史了。报喜不报忧,是我的传统,这样避免不必要的担忧,不用过多的解释。     姐妹们,最该纠结,抑郁,烦心的,其实是我。     但我选择了宽心。     于是,我就真的心宽了。     结果是,近来确实也长胖了,欧也!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泥 土

秋天的小雏菊,摄于家中     当项目经理已经在崩溃边缘时说:“姐姐,你就把心好好放在肚子里...没有问题的”。于是,我决定好好休息一个周末。收拾房间,擦地板,洗衣服,去菜市买菜,熬点汤,下决心收拾我那被称为花园的阳台。      事实就是这样,在西方,人少,大多数人的房子真就能带个花园,在花园里的工作叫做园艺。在东方,特别在中国的城市,人多,大多数人住的房子只能带个阳台,没有阳台的一般也带个窗台,反正有地儿折腾,我们叫种花,当然也可以种菜。      这个嗜好,应该是DNA里带的,我妈种的花从来就很茁壮,充满生气而且还比较规矩。而我,种出的一般比较散漫狂野一些。爸妈渡假至今5个月了,我压根就没怎么好好照顾过它们,没那心气。      收拾花草总让我回忆,曾经的150平米花园和一个差点成为我婆婆的女人。爱花,让女人之间的沟通变得便捷,特别是发自内心的喜爱,那种共鸣是不需要语言的。那个早年带上佣人坐着轿子读教会学校的女子,如今已经步履蹒跚,我每次去,总会买些花送给她,也时常会帮她浇浇花,她就那样静静坐着,看着,偶尔也会教我一些非常有效的照顾花草的方法。那是一段美好而安宁的日子......           清点了历经一夏壮烈的花草,答应过妈要照顾好,只有马上更新填补。收拾完残枝败叶去往三圣乡好好的收罗了两盆云竹,十二小盆小雏菊,一盆扶桑。回到家,开始移栽。触摸泥土是一种踏实的感觉,就像妈在身边。在这个似乎应该成为泥土,孕育生命的季节,我却没有成为形式上的泥土,走过一年,纠结和忧郁已经变成这秋日的天高云淡,就像指甲里遗存的泥土,有一份曾经存在价值的证明已然足够,自然原本这么朴实的新老更替,生命更是顺其自然的继续发展。看着眼前的清新,生机勃勃舒爽,一方天地,惬意的清唱。     小野丽莎的曲子总是很配我的客厅,雏菊淡香中三本书梭罗的《瓦尔登湖》;韩寒的《可爱的洪水猛兽》;郎咸平的《运作》换着看看。         泥土芬芳,有些意思。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好 片

法语的优雅, 色彩的把玩, 音乐的融化, 情感的真实,不需要一句对白——好片1965年《瑟堡的雨伞》。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鬼 话

    参加某嗨项目的高端会议,说高端主要是由于参加的人,个个来头都不得了。 当然这个会后,也彻底 ** 了我对城市规划的想象。     节选语录如下: “种花,种草,种菜,种粮食都可以,就是不能种房子” ——某领佳节又重阳导关于土地性质的解释。 “河流算是建设用地” ——最新规划要求(我想要是在上面加个盖,我们就可以种房子了)。 “这条路规划到这儿,去火葬场更快!” ——老大的老大关于殡葬必经线路规划的意见(是啊,总不能让它直穿我们高档的社区吧)。          今天是中元节,俗称鬼节。鬼节说规划?鬼话?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