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9

栖 身

父母游历归来,我除了做车夫陪聊天吃饭看电影外,面对殷切的关注,经常佯装很忙。 已经习惯一个人吃饭,游泳,电影,读书...原本一个喜欢宅的人,暂无可宅之时,咖啡馆就成了寻觅新窝期间更多的去处。星巴克音乐不错但咖啡一般,并诺咖啡浓郁但环境太吵。这些已经不重要,内心的收敛,独自的宁静,就好。 近夜,读纳兰词赏析,细腻唯美得疑似神人之作,这么个接近完美的男子,拥有了一切,却还这般的不快乐(他父亲说)......想想我等寒门小户仍不断奋斗的小孩,还有什么不安宁的。 总是少些对得到的执着,多些对美满的祝愿,活得或许轻盈些。 面带微笑,让心有个安宁的栖身之所。 (爱琴海畔苏醒后第一杯咖啡,摄于圣托里尼悬崖酒店)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走 过

就这样静静的走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轮 回

前 世 今 生 来 世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不 嗨

埃及之行,没有理想的好,没有现实的差。就像一场婚姻。 面对浑厚的上下5000年,我竟然一点都不嗨,平静得让内心震惊。 落日的开罗 金字塔前相爱,尘世抛在远方 厚重的历史,复杂的神思 又见地中海,依然是那热烈的扶桑 太多的期许,失落在梦中的尼罗河 意外邂逅这片青春的蓝, 可爱的海豚,缤纷的珊瑚,五彩的鱼儿,回到湛蓝里,我才如此快乐。 快乐通常跟短暂结合,生下回忆,然后离去。 剩下我,带着回忆,没心没肺,好吃好睡的渡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中 秋

友问,今年中秋在哪儿过的。 我答,在印度洋上三万英尺的高空。 友说:仙女。 我说:差点。      其实后面的话是:差点“挂”了。 飞行15小时,近4小时的空中颠簸,第一次看见重力向上,咖啡杯撒了只剩下杯底,就像回到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时S波P波先上下后左右,然后一起来,机舱能摇曳,行李箱和凳子不停的颤抖...逃无可逃之时,结论都想好了,反正左右两边都是我认识的人,“报销”也在一起,黄泉路上不孤独。      飞机平安降落时,机舱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于是,感谢老天,让我活着走进了金字塔。 近年的中秋好像都有话题:      三年前的中秋,世界第一高原,海拔接近5000米的卡若啦冰川下,遭遇了人生第一次车祸,车报销,人没事。      一年前的中秋,苍山下,洱海里,啤酒花生夜船出游,皎洁的月影下听到水的呼吸。      就是这样,一步步走来,过滤成岁月,如歌的唱过。 历史无法覆盖,就像卢卡索神庙的壁画,1000年的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壁画覆盖了3500年的埃及石刻,1000年后又脱落显现出真实的面目。这就是历史。      惘然间,中秋团圆也成了历史。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重 建

    不想再继续无趣的感叹,幽怨,     也不想像伟大的法老,寄情于来世的光环,     珍惜当下,索性跳进海里,迎着初生的太阳游去...海水没有想象的冷,意外的温暖,有些希望的咸。     青春退场的惨淡,正面顺光不拍了,还可以拍背面或逆光。衰老不可逆转,唯有调养延缓。 “灾后重建”笑傲人间。        忘情红海岸 痴情埃及骡 未来的日子,继续大声笑,畅快哭,为这不易的一世。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祭 奠

农历八月十八,红海上升起的明月 那夜,我幻化成月光女神, 海天一色间,默默祭奠,轰然老去的青春。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快 乐

    祖国,我伟大的妈,生日快乐。     2009年10月1日早上10点,原本想守在电视机前,跟你13亿娃儿一起给你祝生,但比你更伟大的开发商喊我们10点去提案。     早上6:30就醒来,为了看可爱的项目经理凌晨三点才弄完的策划案。一部《风声》没让我哭,一部《营销策略案》让心都哭痛了,末法,咆哮,逼着改。不经历炼狱,怎见优秀的项目经理。     三军仪仗队要站成五线平齐(帽线,下巴线,枪线,手套线,鞋线),儿童合唱团的小朋友,随时保持8颗牙齿露出嘴唇。待会庆典中1秒钟的牡丹图案,8万同学组成的背景图案,人家练了两个月。     谁容易呢。     明天还要和规划设计单位的碰,继续那云遮雾绕道项目的探讨,厌烦是不需要的,想想再过两天,就可以和亲爱的法老见面了,那是快乐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