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10

想 走

秋色:震后堰塞湖无人区2009年摄 清泉石上流 层林尽染的秋意       这几日,忙得像个龟儿子,前脚铲后脚尾巴掺脑壳。昨天,实际工作19个小时。雨夜寂静,霓虹点点,《三支猫饼干》的音乐里困倦之极......       放风!放风!放风!成为心头唯一的呐喊,就像远山的呼唤。       该出去走走了。       怀念出走的日子。就像上次,搞都没搞清楚状况就跟一帮带枪的男人穿越无人区,连爬带滚整了12个小时,差点拉豁。 大碗的酒大块的肉大声的笑,望着那锅大的月亮,听着波澜壮阔的鼾声,脚下趁着篝火余温,在两条大狗中间昏睡过去,夜风中一点儿不冷,还冒汗......       唉.......想念啊,我那自由的日子。 当时,美好的汤锅,羊肉还炖起...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以心飞翔

春天的咖啡     2009年摄于雅典街头       能彻底清净的过一次双休星期天,很幸福。 原本约好美人儿,一起去看《爱丽丝梦游仙境》,不想佳人被领佳节又重阳导临时安排了,于是一人静静的渡过。       上午跟好友们打了场酣畅淋漓的球,中午回家好菜好饭享受完,看了场新生代艺术家刘小东的访谈,洗了个清爽透彻的澡,带上沈胜衣的《你的红颜我们的手》去到到宾诺喝咖啡。       对宾诺的好感是在多哈机场加深的,在那漫长的转机等待中,它给了我们抵抗睡意的斗志,回来后更是喜欢到那儿坐坐。只是越来越好的生意,各式精英都喜欢在那儿扎堆,滚滚的香烟味已经盖过醇厚的咖啡香,惊风火扯的高谈阔论压过诺拉琼斯慵懒的浅唱,于是坐不住了。可能是脾虚的缘故,越来越不喜欢闹的地方,声音太大都不舒服,只想安静。沿着林荫道漫步回家,想念在外行走的咖啡时光:圣马可广场1638年的Quadri咖啡,西班牙阶梯下1760年的ANTICO咖啡,马来西亚旧街场不伤胃的白咖啡,东非大草原旷野中黑咖啡.....一样的安宁平和。我们走得太快,心浮气躁了。       幸福总是短暂,才让人频频渴望。就这码字的缝隙里,已接到两个电话,领佳节又重阳导的和领佳节又重阳导的领佳节又重阳导的,都很有礼貌问了有空没,再开始说安排,回到现实里。时常想,平衡好现实的烦躁与内心的安宁,确实需要恬淡的心怀。为了更美好的理想生活,暂时就此落笔。挺喜欢“隐形的翅膀”这首歌,青涩的励志,就像戴蓉为沈先生写的序——“在那些偶尔卸下日常生活重担的时刻,凭借心中的翅膀,在一本书的字缝里,在一支烟的功夫里,折翅的鸟儿一样可以以心飞翔。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大 风

      "大风起落有时,人间来去如流。书就是风。读了很多书,大风就来了,你像风筝,顺势而起,便往天空远处飞去,读越多,风越大;飞得越高,看得越远。而在于风起之后,你会飞得更高更远更自在 风有停歇的一日,风筝终有落土的一天。最后所剩下的,也是一种追忆和渴望,对于纯真的追忆,对于自由的渴望。也曾随风而起,俯瞰世缘哀乐,繁华逐乱。有人指点春郊山外,青空白衫便是我。此后文字,遂成这一追忆与渴望的指爪痕迹。”       这是傅先生的文笔,我是喜欢的。每到夜下之时,抱书窝中,是一天最惬意的时光。       最近的日子匆忙,大家都不叫我喃喃,改叫“会汇”了;不在开会就在开会途中,不在开会途中定在准备开会。向各项目领佳节又重阳导汇报,向各级别领佳节又重阳导汇报,“会汇”,取得真好。会上突然记不得所有事,听不见所有人的话,着急中惊醒,原来是梦。为了长期的战略合作平衡,斡旋,沟通,心累,嘴累,肝累。我无私心,只想到离开之时,留下一支队伍一种习惯一点精神,后由更优秀者带领着继续前行。这是职业态度也是我之心愿。            当归去,正是天上大风之日,我在人间读书时。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想 念

     一天下来,有点心累。为自己不够能干,不够周全...BR>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琐 碎

    残月 常常有被一句话打动的时候,就像这本书——“来,坐在我身边,我会告诉你,我所有的忧伤......” 于是捧着它,过了两夜,有了拥抱孤独与黑暗的力量。 今夜下弦残月,却是说不出的美丽。 明日春分初始,希望继续。 春分 又到满园春色满街美半夜凉初透腿时,成都这点好,太阳烘烤几日,姑娘们舒展的速度跟花儿一样快,大衣我还裹着,旁边的妹儿纱裙早已飘起...那婀娜的光景,分不清是嫩柳,还是人影。 刀鱼 友说吃鱼,春天的好鱼,我大大咧咧欣然前往。结账时方才知,3888元/斤!负罪之心陡然而生。我们应该拿这钱做善事。友说:那你吐出来嘛!.....唉,罪过啊。原来鲜美是奢侈。阿弥陀佛,真主阿拉,上帝之父,宽恕我。 舞步 羽毛球,击剑,拳击的步伐都是“蝴蝶舞步”,一通百通,教练如是说。 没有坚持训练,步伐已经全乱,告诉自己,不着急,找到自己的节奏,自然会跳出美丽的蝴蝶舞步。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健 忘

摄于马赛马拉。 凌晨2点半,惊梦而醒。 第二天上午梦境真实上演,只是帅哥项目经理并没向梦中那样和我吵架,而是用杀死比尔的眼神,混着含泪的微笑,重重的在薪酬单子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如填卖身契般。因为我健忘,把人家工资弄错了,害人家空欢喜一场。 年会上,老大坐我旁边,侧身问我几点开年饭。我...搜索了所有的记忆,停顿半分钟后打开电脑,望着老大惊愕的眼神,听着他来自外星球的发问“安?这个你还开电脑。。。”“啊,对不起,我记性不好,希望能准确的告诉你答案....” 我就纳闷儿了,桑格格同学咋个就那么好的记忆,一本《小时候》一本《黑花黄》看得我眼泪向上飞,没见过那么好耍的女子,渣渣事情都记得那么清楚,清楚得让人夜里都不睡,今天晚上不能这么跟她费了。      为了纪念从北非埃及到东非肯尼亚,我把脑壳硬是大胆突破成了爆花儿——很非洲,很摇滚,很先锋那种:免得忘了——曾经切过这么美丽的地方。这次,没人再敢喊我且洗撑了,虽然我妈绝望的看着我说了句——鬼头发喔,那么卷,咋个收拾喔。我嬉皮笑脸的说了句:HAKUNA  MATATA!(非洲语:没问题)我的爆花儿,我做主。     显然,她已经拿我末法。就像健忘,我也末法。     我的旷野早餐,为健忘干杯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回 信

这是为你拍的春天     收到你的来信,是去年冬天的事了。回这封信,春天已经到了。 还记得收到时的惊喜,心想都到什么世纪了,还有人写信,而且还用钢笔。     清晨醒来的早,又读了一遍你的信,你说“钢笔开始不来墨,我把它放在衣兜里暖着,这下好写了...”眼睛还是有点湿。知道吗,从那以后,我开始重新用钢笔还是英雄的,现在,用的越来越顺。     你说,等到开春时,每周要带上老公、儿子打羽毛球,让儿子为鞠躬尽瘁的你们当球童,我也忍不住笑了...显然球童的运动量有点大。     我一切都好,安宁平静。最近像是长好了些,可能是睡足了。今天准备好好整理下衣橱,下午去做做头发。看着床上摊起的堆积如山的各式衣物,头晕!为什么我们还是认为少了一件?每年都是这样换出许多,又换入不少,结论:女人真是费钱的货。还好你生的是儿子,他不会再有我们这样的纠葛。坚持游泳,一周两次,打球一次,三年了,我想保持下去就很好了。近来还寻摸着是否继续学习拉丁或者肚皮舞,健康热情总是重要滴,你也要挤出些时间锻炼哈。     春天,总是美好的季节。各样的花儿都开了,希望满满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上上面的花儿,娇羞的小样儿,清清爽爽的芬芳。我在办公室插了一杯,在家中的客厅又插了一瓶。望着她甜甜淡淡样子,就像看到了18岁的你。     你在我博客上留了言,一眼就能看出。掰指算来,我们竟已走过17年,17年啊,我亲爱的朋友。17年,我们恋了,爱了,好了,分了,和曼妙的青春牵手,匆匆走过,快到还没反应清楚,已成熟女。内心的情愫虽憎恶“妇女”的称呼,现实中还是接受了三八节的祝福,就像明知这粉嫩的小花,两三日的光景就会凋零,但内心欢喜,还是养起...     “莫待春花开,草等春风来,雪中有青草,携君山里找”这是你写的最后一句,我想:经过后懂得,我们已经能拿起放下,云淡风轻对着四季,看它生生不息...      这次拍的火烈鸟不很成功,镜头300了都还是不够,但是你想看,为你贴起。 春天,最重要的是养肝,不要生气不要太累,晚上11点前睡,听到没。      亲爱的,珍重,在这轮回后的新季。         霞光下的那塔鲁湖,远处的火烈鸟在翩翩起舞       宁静的灰调,到了季节,这湖会被火烈鸟染成壮丽的粉红色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高 尚

冰川之父:慕士塔格——2009年6月摄于帕米尔高原     近夜,总是很冷,一点没有春天的样子。     窝在床里,温黄灯下一堆书,一盏冒着热气的普洱,暖和许多。 《三杯茶》,感动延续中...... “敬上一杯茶,你是一个陌生人; 再奉第二杯,你是我们的朋友; 第三杯茶,你是我的家人,我将用生命来保护你。”     为帮K2山区小孩建学校,作者辛苦奔走历时l2年,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地区建起60余所学校。曾经在帕米尔高原行走,在巴基斯坦边境徘徊,那里自然条件之恶劣,非一般人能忍受。而他,穿越枪林弹雨与塔利班喝茶,为建学校在焦土上与中央情报局对话,为女孩上学跟极端 ** 抗争,为筹款在众多世界知名登山家面前放映自己的失败......我想,他是一个高尚的人,攀登了自己人生的高峰,成为真正的冰川之父.犹如慕士塔格——纯净,雄浑,朴素...     常常在想,除了照顾好家人,养好自己,去到更远的地方体验更美好的生活,我们还能为他人做些什么。     曾问朋友,想将自己的公子培养成什么样的人,答曰:高尚的人。高尚,一个太朴素,同时也太伟大的目标。但这样一个普通得没有任何背景,甚至结婚连床都没有的男人做到了,目前还在继续做。     什么是佛,我想,他已经是了。     有生之年,为他人做点事,应该是这样的。 不要让任何事物扰乱你、吓到你,一切都会过去。 神不会改变,耐心能让你完成一切。                                     ——德兰修女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待 续

累了一天,歇口气,喝杯咖啡,听我慢慢说...... 小时候,最怕暴雨来前的狂风大作。 慢慢长大,开始欣赏山雨欲来的风景,似乎气象万千中有股磅礴之力,大气......给人鼓励。 上面的片子是非洲草原上雨来前的景象,那刻,有些兴奋有些欢喜,甚至有种想奔到雨中彻底淋透的冲动。 豆大的雨点落下,水儿慢慢涨起,万物欢呼。 大地的气息,带点儿青草香,浑着泥的味儿,悄悄滑落到心底...... 就在树顶旅馆一隅,非洲最后一夜留给自己。不想说话,离开朋友,抱支啤酒,静静欣赏大自然的奇迹。 这神奇的地方,一夜之间,伊丽莎白走下这树从公主变成女王。 命运在这儿是否总能出现转机...... 今天周末,现在六点,大多数女人在欢度三八节的幸福时,我只有把自己当成男人用。 一小时后,扛着我僵硬到脆裂的头颈肩,开会继续。 我的生活,未完待续。 肯尼亚最后一夜——闻名世界的树顶旅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漂 浮

又是一天的忙碌。 灯火阑珊中,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里,舒畅而惬意。 回家路上,依旧收听子涵的广播,今天好像说如何面对孤独,一个可人的女子 ...好好和孤独相处,它能培养出更饱满的自己...... 微笑着整理未完的照片,回到漂浮的气球中,回到大地的安详里... 回到自由的呼吸里... 2010年春,摄于地球最美丽的伤疤:东非大裂谷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