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10

一 天

“又点开你的博文,随意却沉重,还是回到简单的生活中来吧,让自己马虎一点,大条一点,再简单一点,或许会更好” 这是相识十年的建筑设计老友在QQ上的留言。感动而温暖,是该歇歇了。 五一来了,劳动放一边,明天带上爸妈进山。 托好友的福,在那山溪潺潺,苍翠欲滴的深山中安排好清净,干净的度假小屋给我。 友如此,今生无憾。深深的感激间。 爸妈欢喜,行李中带上他们的玩具。爸是双截棍协会成员,此行居然带了三根不同款式的棍子,我惊愕到:准备打虎么?! 妈正给她亲爱的IPOD充电,原本是朋友送的礼物现在被她玩转,还配了对可爱至极的小喇叭,说早上舞太极用。 我,基本无言。带上瑜伽垫,陈丹青的《纽约琐记》叶锦添的《神思陌路》上路。 托老板的福,看我辛苦,主动问要不要去看我前任老板策展、200多名艺术家参与、多国文化参赞参加的大型艺术展览,惊喜点头连连。有趣得很,跟现任老板去给前任老板抽起。人生真是有趣。 曾在前面文中写过吕老师http://bb1976.blogcn.com/diary,25522562.shtml,这儿就不罗嗦了, 祝愿他和朱朱的“改造历史——2000-2009年的中国新艺术”(官网http://www.99ys.com/zt/gaizaolishi)圆满成功。 我们北京开帘卷西风幕见。 今天,和平常一样,却又戏剧性的悲喜交织了一盘。 挚友看我辛苦,居然利用休息天骑车从东到南,给我送来一顿感人至深的午餐(清炒西兰花、白灼蘑菇、还有自做香肠,外带一份海带汤),望着我一口口吃着,说饭煮了好久,菜花了好多时间,这边的我差点泪水涟涟。 用心,对一个人,能量真的很大。 边吃边聊,说到久远的好友WL,说最近伊在写职场回忆录,建议她去看看。下午抽空看了看,哪知伊人早已误会我,多年的奋斗疏离成了冷淡。很有些伤感,毕竟我们相识了16年,自省了半天,还是自己太过散漫,无意中伤了和她的情缘。 我们总以自己忙为借口,冷漠了好多需要关爱的人。感慨良深。留了言,愿伊见谅,真心希望她快乐如愿。 啰啰嗦嗦,又过一天,愿身边人、远方人,幸福平安。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承 诺

2010.4.29 晨,摄于红珠山 “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来”。 如果在高速路上,看见一个一手把方向盘,一手举着鸭脖的女子,请相信那是我 (因为太饿。那背湿的同传翻译把一个原本1小时的会,整成三小时,害得赶路的我没时间吃饭。) 黑黢黢的夜里,独自开着摇摇晃晃的白车,奔驰在蜿蜒的山路上,那人是我。 (从这城最好的酒店直接开到那山最好的酒店,头开散、脚开断,加上前面已经开的三个会议,脑花开翻。) 深邃的黎明前,只睡了4个小时、蓬头垢面挂着相机敲击寺庙山门的女人,也是我。 (闹钟都没整醒,确实有点累。) 答应你,我会来的。 你确实无敌,在出家地出嫁,当代恐怕只有你。 看得透,放得下,向你学习。 看见你们在佛前焚香许愿,应了500年前的姻缘,眼眶有些润湿。 1小时的法式不长,但叩拜下去,就再不想起的 ** ,是那么温暖。 众尼们诵念“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我在不远处,看到你侧影生成观音像。相由心生,确实的。 多多帮助他人,好好珍惜眼前人,最深的祝福送你: 百年好合,福康安宁。 回房间洗了澡就往回赶,还要上班。 路过4号楼,还是去看了看,拍了上面的照片,你喜欢的春天。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静 谧

还了魂,松了口气,回到正常生活里。 躺在床上看完《夏天协奏曲》,纯静的清新回到岁月往昔。 那时候,和TINA一起,有幸被选入那家很棒的加拿大服装集团,办公室窗外就是那个著名的岛,海轮的汽笛声时常响起... 下班后,我们经常搭上轮渡去到对面,吃一碗洒上几颗青葱的扁肉一份咸蛋黄肉粽一碗绿豆汤。然后在很有质感的黄昏下,伴着黄角树的淡香,静静欣赏光影的迁徙...直到夜幕降临繁星开始呼吸。 周末,搭上公车穿过老城经过厦大来到环岛路,沿着红色松软的步行道走很长;累了,就在无人的海边坐下,望着大海,想象对面金门的样子... 今天的片子让我如愿,虽然已是11年后,倒还觉得刚好。和心中想的一样,安宁静谧。 罗曼科亚达的钢琴曲LOOK INTO  THE SKY循环的放着,纯净空灵。伴着乐声,回到疏影横斜的海边,松下,涛声里...... 那时最爱的一张,关于淡蓝的忧郁 1999年摄于岛上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堵 起

      前面又堵起了。 把额头靠在方向盘上,整个背弓起,舒服一些。闭上眼睛,休息...       战斗的一周过去,周末来了,还没完,周六周日继续。 无穷无尽的会议汇报、文件修改、提案讲稿;房地产新政风暴开始,一边安抚甲方脆弱的神经,一边稳定团队的士气;项目们就像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这个刚换完尿布,那个又开始哭泣。合同要签,活路要做,回款继续。       口红技术移民文件9份终于办完下周挂号邮寄。骊的婚礼下周在那著名的山下,据说早上五点就要开启,必须去..       胆囊虽已切去,炎症仍时常来袭;头颈肩长期劳损,不知是情绪影响了生理,还是生理左右了情绪。 都说春天养肝,而这个无春的春天,它很不安。       还是哭了,心累。硕大的车里,空气迷离有了些热气。这样的忙碌,人前光芒人后忧伤,只能独自坚强继续。喇叭一片响起,睁眼望去,前面的车已经拉开距离,擦干眼泪前进继续。       随身的巧克力,四颗吃下去,甜蜜的味道让人好些。灯火阑珊中翻出11年前的照片,那个著名海岛有青春的往昔。 庆幸,蓬勃的朝气,延续到今昔 曾为丽人印在封面,至今仍欢喜 所谓气质,走到今昔。 ——1999年,鼓浪屿上为“情融丽舍”做模特拍的照片。     想不到,能为今天“堵起”,顺气。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身 边

这几天,忙到崩溃。 昨夜 上半场,为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投资财团洗尘,职责所在,不得不礼貌的喝起。 下半场,坚持着,镇定的将车开回公司停好,上楼,看同事修改好的案子。满面通红的提完修改意见,立即倒在沙发里蜷起,膈肌连胃阵阵痉挛,痛得窗外的灯火也有了波澜。吐了,喝点热水,半躺起...3小时后,活路做完,收工,回屋。 没有时间纠结,没有情绪抱怨,只要静静平安。 对一个女人,总是心存感念。 3年,醉3回,每一次,她都默默照顾在身边。 迷离间,心升温暖;清醒后,内疚不安,怎么总被我“纠缠”。 世间万缘,奇妙聚散,只要在人间,无论怎样的疼痛、在这球的任何一边,对她总有份感激与眷恋。 哪怕被怀疑“断臂山”... 祝愿她平顺安康,一切如愿。 (08年行走大理的精彩瞬间: 那日,三个女人火瓢牛肉,梅子酒。 旁边趴起的是我。美人喝完这口,1.2.3..我倒.. 青春,总是有些青涩...回忆,总是有些暖意...).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有点痛

跨进门的第一时间,甩掉高跟鞋。 脚有点痛。 痛,为什么还穿呢,因为美。 喔, 美,原来有点痛。 都说距离产生美,是不是距离越大,越美呢。至少现在是的。 你终于到达一个有信号的北极圈小镇,麻烦下次记到带卫星电话,不为其他意外时它能救命。 冲出毛焦火辣的会议室,稀里哗啦向你啰嗦: 冰岛火山第三次喷了,火山灰灰漂到你那儿去了; 青海 ** 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了,死了几千人,我去不了捐款了; 房地产新政风暴开始了,第三套房暂时不发按揭了; 今天股东篱把酒黄昏后市爆跌,我的股票没有亏。 ......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出 路

<P 在这堵城开车受罪,不得不开,堵到有趣,自娱已。 清晨8:00路口,一美女驾枣红色卡宴与公车并排等红灯,公车一男曰“二有暗香盈袖奶!”旁人附和即。卡宴车窗优雅滑下,莺歌怒声到:“你看到哪个二有暗香盈袖奶那么清早八晨起床勒!。。。。。。。。。” 停车场,一宝马与守车人对话:“两块!两块不要票!”“哥勒,你都开宝马了,还在乎这几个小钱儿!”“哥哥不晓得,宝马就是这么省下来滴.......” 红灯等待中,右窗似有人喊,以为问路,窗滑下,一男微笑道“小姐,好有气质喔,前面靠边停下,认识一下嘛”,恰好绿灯亮起,油门踩到底100码加速逃去,路上即后悔,该问他买不买房,要不要地。 老大新买V8越野很大,基本是卡车感觉,说要开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我蛊惑其干脆穿越新藏去。 几千年了,男人总在外面漂泊寻找自我,女人留在原地,静静练就一身如如不动之气,淡定到了境界,便得了慧力。 这干涸的城中生活,“定”或许是出路之一。 暂时出不去了,很是怀念,在路上的往昔。 2009,车窗外的罗马 2009,克拉玛依魔鬼城下 2006,中国沙漠东端库布奇 2009,告别雅典 2009,登陆安科纳港,前往威尼斯 2009,行走中国北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漂 移

刚整下半斤饺子,很拽实!公司楼下的小牛水饺,分量显然不够,否则我怎能整下半斤。 由于大领佳节又重阳导明天要给嗨领佳节又重阳导汇报方案,作为乙方的我们自然毫无悬念的被通知了,规划几点把图调完,我们几点开始会议。 现在晚上19:30.甲方的总好意再来电话确认:今晚会议时间,是漂移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哈....我,显然已经习惯,于是化悲愤为食力,胀饱!发饭焖!继续干活路! 平和,平和,平和,一个声音不停的念到。 眼睛有些发花,神思有些漂移:苍茫雪原上,熊熊在微笑... 以上图片截于网上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啰 嗦

(北极光,图片截至网上) .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过 着

2010行走和顺摄于财神殿外     肩颈痛断,恶狠狠在车里捶着,口红妈妈看见说:可怜的孩子,就跟长在这车里似的.....我无语,这城的交通已瘫痪,从北往南车流向前一望无际,向后连绵几公里。南、北、西三个会开下来,再一路堵过,一天又算交代了。     老天聪明总能平衡。就像我的眼睛和鼻子。虽近视,但嗅觉灵敏,能迅速搜索出味道相应的记忆。和TINA等待波半夜凉初透霸奶茶的时间,空中飘来一阵异香:新天地妩媚的夜里,一个双手插在裤袋,以轻快舞步擦肩而过叼着雪茄的男子。这是脑子那刻出现的画面。顺着香味转过头去,一个布衣老汉儿叼着铜管烟杆就着烧了半截的叶子烟,喜悦的拔着,透过青烟,城市有些瑰丽。   夜未央,人无眠。寂寥正是读书天。   花了几个晚间,跟梁同学伴着《国学堂》把《黄帝内经.灵枢篇.天年》过了一遍;从胚胎到死亡,简单而精密,在人生节奏中顺应自然程序。现在,翻出中医古籍出版社的原书再看看学学,修身自己照顾别人能这样不错已。 和顺看了一本半书,一本叶锦添的《繁花》,半本张中行的《故园人影》。回来一周,接下去。老先生的字写的朴厚,对老友谦卑深情充满敬意;对婚姻的看法深刻有趣;顺着他对世间事感怀悲悯,看他笔下的辜鸿铭、梁漱溟、俞平伯、季羡林、启功等大家的趣事,当代所谓文人名家有几人能及、自己三脚猫般学识更是稚嫩无稽。 咩咩帮我提一大袋书到后备箱,焦虑的说:再读那么多书,更是嫁不脱,咋办喔.宽慰伊,既已剩下,索性无忌,还未到“齐天大剩”之季,慌什么。     TINA说下次见面,让送书好好补课,欣然应已。无法得到所有的好,事事随愿且件件顺心更是少之又少,结婚生子照顾老人勤奋工作,每个女子似乎都该这般过;我暂无缘,有得时间,修身养性书中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