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10

中 了

讲完稿,我知道,应该中了。 漫长的等待后,甲方领佳节又重阳导为我推开“宣判室”的大门: 接近7位数的标的价格正冲着我在笑,刚才还充满挑剔的评审们,此刻眼中已透出温和的赞许。 我的“高半夜凉初透考”终于结束了。 这是被活活折磨的一个月。我的团队无论是本土还是国际,都在煎熬中度过。 项目只是条普通的河,但却牵了我的心。当市场部经理把重达80斤的投标文件放进后备箱,她说:真想抱着它们哭...... 我们争论、生气、振作、萎靡;我们熬夜、无助、纠结、痛苦、鼓励... 现在,一切都已过去,我们以绝对分数胜出。 最欣慰的不是赢,而是团队的野性正勃勃的生长,就像马赛马拉草原上的生灵一样。 感谢团队感谢每一位给予支持与帮助的伙伴 感谢威尼斯——谢谢你赐予的灵感。 2009年5月摄于威尼斯圣马可广场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孩 子

“阿...姨...阿...姨...” 正湿漉漉的赤裸着,头发还在滴滴答答,一个奶身奶气的声音叫着。 转过身,一个还没我腿高的小女孩,一汪清泉般的眸子渴求的望着我;“帮我带下泳帽嘛...” 心,突然被冰激了一下,松软了下去。没穿衣服也不管了,蹲下身帮她带起。泳帽檐口很紧,小女孩头发很长,卷了半天总算是带上去。望着她摇摇摆摆的小身姿消失了,突然想要个孩子。 呵呵呵,这是女人与男人相比最独有的优势。科学已发达到克隆的地步,另外一个我,有点意思。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熏 起

推开定价会的门,投影仪的亮光被滚滚浓烟罩起,差点踩到某总的脚,没看清座位上还有人坐。 今天跑不掉了,每个毛孔每根发梢每粒细胞都会充满恶心的烟味。 熏啊熏,两个小时过去;门打开的一瞬,重生的感恩油然而生,谢谢上帝,世间还有如此纯净的空气。饿虾虾的吸了几大口,走到楼下差点把正开的栀子花吃进去... 没完,回到公司接着熏。公司我是禁烟的,但重要客户来了只有伺候起。晚上了,惨白的日光灯下呛人的烟雾中,某总面若桃花的对我说:我们相识是缘分,某总跟某总又是多年朋友...所以...我心里大吼一声:末说那些!——不要跟我谈感情,伤钱!我可以做贡献,兄弟伙还要养家吃饭,不好意思,对不起,烟熏起,钱谈妥,再说!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泼辣,我不知道。也许是在真正的自然竞争中、野性召唤下,生命更有有活力。 这是生意,就谈生意。 虚伪的聊感情,可笑。真谈感情,就先为对方着想,说其他,空气! 终于回家。 沐浴、更衣、丝绸袍子穿起、罗马带回的灯儿点起、尼泊尔的音乐放起、普罗旺斯原产的薰衣草精油熏起...... 浅浅的紫香带着我的魂,回到伊利。 去年的这几日,薰衣草开得正盛...... 2009年6月  摄于新疆伊利65兵团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惊 喜

一直感恩,因常得老天赐的惊喜。 抱着宾诺取的咖啡、刚烤好的曲奇,邂逅了一场极好的电影《80后》http://ent.sina.com.cn/f/m/80s/。 影片结束时,意外的与李导演及主要演员面对面:听他们谈片子、谈理想、谈80后的期许。 没有名导没有名演员,一切都是真诚的新鲜。让人感动不已。 我的团队平均年龄28岁,跟珍贵的80后一起,无疑是青春且压力巨大的。 在我的任期内,真的希望尽全力提供平台:让大家如愿实现个人与小家庭发展计划,在一起的日子不荒废、有所得。 不用谁都理解这份心,听从内心的声音,努力做了就是。 欣赏李导演的独白:“拍片的时候,我把品质放到第一位,拍完了我会尽最大努力让它商业最大化,而这两件事我都会用真诚去做。 我,亦会如此。 80后问到最近读了什么书,回答如下: 安藤忠雄的《论建筑》、柯布西耶的《东方游记》、安藤忠雄《建筑师的20岁》、巴伯塔的《少的力量》、陈春花《中国企业的下一个机会:成为价值型企业》、《厄内斯特.海明威作品导读》等。今年,我的读书任务一定是完成了:50 本大度16开,厚度在1.5公分以上的书(期刊、杂志另算)。选择了职业经理人这条路,就选择了永不停息的学习之路。 好了,今天就刨这几锄头了。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之后去睡觉。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生 日

明天生日,今早照例收到行政送的鲜花一束贺卡一张。有我喜爱的百合,午睡时满室淡香。 爸妈分别从各自度假的地方赶回家,说要杀鸡宰羊为我过。听着就晕,嬉皮笑脸对妈说:生有何喜,死有何惧,我的生日你最辛苦;明早打球中午回来大家出去吃饭,也算为你们今年第二轮度假践行。 28号,他们又相约出发了。到这境界,还是他们最懂生活。 又至周末,闺蜜久未见我,便邀参加她夫妇俩小范围的好友聚会,问清不喝酒场所安静人群干净,为工作脱离人群久已,便应了去。落座:《C型包围圈》的作者戴旭上校、西南棋王宋老师、闺蜜夫妇和另一对局级夫妇、某证劵公司俩总、我共八人,晚餐开始。什么社会主义就是别人的社会、自己的主义;资本主义就是自己的资本、别人的主义;什么何时枪响,何时房价落,拉萨、乌鲁木齐就是实例都是他们聊出来的。我,是不喜说话的,静静的当收音机,清闲有趣。知识渊博融贯中西通晓古今愤世嫉俗各种风格都有;立场不同经历不同角度不同见解不同各种答案都有......末了,汤足饭饱驾车回家,刨两锄头博客菜地,洗洗睡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独自在帕米尔高原云淡风轻的悠游着...今年的光景,安安静静家中安宁。 怀念浑厚宁静的冰川之父:慕士塔格。                                      2009.6.26摄于中国境内帕米尔高原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战 神

团队亲爱的战神们,昨天加班至今晨六点。 虽然亲自为他们奉上了世上最好吃的卤排骨、卤肥肠、卤猪脚,还有半箱友情捐赠的勇闯天涯,但也不至于此啊。除了致敬,还有感动。越来越爱我的团队。为了又一个实验性的嗨项目:那大大的广场、长长的河道,我是快弄不动了,把圈子里著名的老大们都请来了,水果吃起咖啡喝起头脑风暴震荡起。人家398公里的某段黄河策划都搞清楚了,我短短的几公里的河未必还理不清楚。 大题小做,深题浅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我就不信了。 众军士献计多多,云开雾散,晴天已可见。 我们的原创大片终于出来了,虽还在草图拼接阶段,我还是迫不及待的拿出来显。 我的核心团队,连董事会老大也被我整出来摆起了,尽管在他们脸上扑粉也非常滴配合。 精英销售团队 妩媚策划团队 但愿在我生日前,能看到我们最跨界、最混搭、最时尚的公司网站呈现。 拍摄花絮: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回 家(六)

我游啊游,游啊游,竟然一点都不累。直到手指起皱才结束了1个小时不停息的畅游。 所有的压力都在水里了,习惯双臂支撑身体起池,想想应该是小时候经常翻人比黄花瘦墙打下的基础。 走出游泳馆,晚风轻轻带着栀子花的香,舒服... 吃什么呢,突然想念温泉的米线:     焖肉米线、葱花羊肉汤、干炒饵块、羊肉米线......现在看到都还流口水。 幸福小店的老板娘是个极好的人,啥子味道都让我尝了。 我也相当可以,除了在黄阿姨家吃饭,几乎顿顿米线,饵丝、饵块都不厌倦。 那天是端午,我第一次那么认认真真的注视着:粽子是咋个出来滴。 菜市场总是最有生活气息的地方。 怀念回家的幸福。 穿过家背后的林荫小道:一碗青菜、一碗海米紫菜、一碗香菌鱿鱼抄手下肚,满足。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回 家(五)

那天,妈带我去了院后的山上,沿着小时候的路。 静,很安宁。 妈说那时候,每次雨后他们上山捡蘑菇,我跟着捡松果。 我们母女俩就这么走着。我妈很开心,闹着。 回去的路上,给她买了盒油炸土豆,她像娃儿般的笑着... 这是山里野生的杨梅,我妈发现的,我尝了尝,酸得清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回 家(四)

快凌晨了,院子里世界杯的声音大,我心里的声音也大:为了6月23日的投标提案,刚结束工作,整个联合团队都豁出去了:全力以赴志在必得。 没这股子气,怎做军人的女。我老板感慨的说:女人真的做事了,真可怕。” 调整下,静一下,写完我的回家记。 上篇说到了我伟大的妈,不是高干子弟没有任何背景,从学校里千里挑一的选上当兵,参军第一年入党,第二年提干,基本是在坐的火箭。天天加班领佳节又重阳导喜欢,亲切的喊她“小苗子”;这又红又专的小苗子却没听领佳节又重阳导的话:一个前途无可限量的年轻干部,非要跟遭整成脑震荡还是战士的我爸书信交往,以毛主人比黄花瘦席语录开头写了五年后,毅然的嫁了。结束军旅,下了地方。给她介绍师长、参谋她都不要,问她咋想:她说我爸无权无势不能伤害人家。从没规划过人生也没打算过将来,就这么懵懵懂懂的过了一生,这就是我到老都善良单纯的妈。 我是晓得了,我咋个那么笨了,DNA,末法。 这次回家说是回来找童年的脚板印,其实是来寻内力。估摸着很长时间会一个人走下去,还是需要些内力。 回顾我妈的往事回忆我的诞生地,找到自立。 从老相册中翻出她的青春玉照翻拍了两张。还是很美丽。 大院外的草坪上,40年前 她和曹阿姨 三朵曾经的军花。从左至右:曹阿姨,我妈,黄阿姨, 至今还是那么爱花。 一朵伟大的花:我妈。       花絮:                   领佳节又重阳导们为我偷院里的酸木瓜,被宠的滋味很甜滴。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回 家(三)

妈跟阿姨们聚会去了。自在的我,沿着大院后面的路,上山去转转,那儿有一座唐代的寺庙:曹溪寺。 微微有点细雨,但不大,不用撑伞。就这么淡淡的走着,微微飘来的清香,好像是梧桐树叶的... 进了寺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安宁,让人清爽惬意。 这庙里有株800岁的优昙花,运气极好,碰上了,还开着。 为大家祈福,敬了香,香太多,左臂的袖子被烧了个洞。 走得有些累,一盘石凳正在一棵老黄角兰树下坐着,走过去,和黄角兰的香挨着一起坐... 大约到中午了,黄阿姨来电话催着我回家吃饭,于是悠悠的下了山。 还是穿过前院,走到后院,一路上满是栀子花的香 黄阿姨他们早就退伍了,搬到了昆明去住。 但是还有套房子在后院留着,时不时回来看看,住住。这就是当年号称“大官楼”的房子。 一楼被大部分还住着的人改成了菜地,青悠悠的,随时都有自己种的菜吃。 阿姨家的花盆里也种了好些薄荷,中午拌菜的时候还揪了一把合着。 这里确实是上帝恩宠的地方,没有冷水,自来水管里从来都是热热的温泉水,我妈说我是温泉水里泡大的,看来不假了。最让人心疼的:冲厕所的、园子里假山上冒的、阴沟井流的都是温泉水。 洗完芒果和李子,站在阳台上,一如既往的拍对面人家的阳台。这儿真的好啊,随时都有那么多的花。 吃完饭,楼下部队食堂里打的,很香。翻出以前的老照片,听她们慢慢聊: 这是我妈很遗憾的一张照片,那天她在岗当班,上面的照片就没有她。 听她说起,那种遗憾不亚于被误诊为肝炎,唯一一个保送军医大的资格由曹阿姨代替。 于是,她的一生被改变了。 她的故事,我的寻找,下一篇继续。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