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10

苦 力

老友们欢聚家宴。末了,杯盘碗盏收拾开始,面对剩骨头的姿势立即被主妇火眼识出:平时不做家务哇? 安。。喔。。有点少哈。笑过。哪知第二日便深度的做了回家庭苦力。 口红回英国前要为父母安排好一切,今日要务便是陪伊买柜子。宜家自助式采购:两米长400宽,几片极为厚重的板。 两个哈女以为能干完了:在硕大的储物仓库拖、拉、捙。旁边一男士实在看不过去,帮忙将板抬上推车。 左她右我小心护送着,好不容易出了内场。东西少没找运输,想直接塞进车从天窗冒出一截便好。 但怎么进天窗,没想。口红还问:我们俩弄得动不喔?假老练的安慰伊:我一个人连下水管、水龙头都学会换了, 今天两个人,有啥子搞不定嘛。说完还在餐厅咖啡、甜点、水果整了一圈才开始思量干活。 近日暴热,即能煎蛋的大地和热辣的骄阳正得意的望着:车车的四个门一个天窗都打开:扛、抱、抬、举、搬各种姿势各种方位都耍尽了,还是弄不进去。长裙与短裤正商量由谁跳上引擎盖从天窗口托举,一辆火三轮儿绕了半个圆圈潇洒停在车边:一个已经笑得发腻的中年男人吼:小妹儿、帮你们送嘛!我们远,你还是帮我们弄进车嘛。于是,男人一个人,轻松搞定。 我们终于上了车。口红的胳膊不知在哪儿蹭的稀脏,天窗开着,空调无效了,就这么一路敞篷着:汗味儿、香水味儿、尾气味儿、口红香烟味儿、炽烈太阳味儿热烈的混搭在一起。我们还是幸福的笑着,开始极为严肃的讨论为什么男人比女人有劲儿的问题。因为天窗多出一截硕大的不明物,怕被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逮,还只有迂回着穿街走巷。终于到了,物管大叔帮忙扛进电梯,口红望着发鬓已散汗流满面的我,极诚恳的说了一句:这样的苦力,以后我还是找个男人干吧。 姐姐,我谢谢你。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化 去

久石让优美而哀伤,坚定而满怀希望的乐中,《入殓师》结束。 主人公半夜凉初透安然恭敬的为遗体整容,与他和大提琴相伴时的优雅,总在脑中浮现。 有些事,无人能讲,只有放在在心底,让忧伤漫漫化去。 时间,总是医治一切的良药。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迈 过

什么叫累? 就是使劲盯着前车刺眼的红尾灯,然后用意念对自己说:保持清醒,快到家了。 就是停好车,却迈不开腿下车; 就是走路,也是缓慢僵硬的甩正步; 就是用钥匙开信报箱,看见锁孔却怎么也插不进去; 就是听到乐声,也觉得满怀忧伤。 就是淋浴,也想坐在地上。 这时候,只有意志、面对、坚持。 谁也不怨,自己选的路,任何险阻也得迈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夏 天

打完球汗如水注,弯腰埋在后备箱里整理行头。 突然小腿麻酥酥的痒,低头一看:一只留着妹妹头的乖巧小狗正在舔我的小腿! 黑色的眸子水汪汪的说:咸淡刚好。 办公室外有一大片空旷地,洗手间出来发现一只硕大的蝉,躺在地上。先用脚刨了下,动了! 于是,用手捉住它的后背,一阵凄厉的鸣叫顿时响彻四方。带着这个尖利嘶喊的家伙穿越办公区, 所有同事惊愕的向我行注目礼,嬉皮笑脸的解释道:把它送到前面小树上放生。看它振翅飞向远方...放手的感觉,真好。 办公室正门对着一排半身高的小桂花树,上面住了好些蜗牛。它们背着自己透明的房子在枯枯的树枝上停留,只有下雨,才下到地面玩玩。累了就跑过去看看它们,偶尔捉起一只翻过来看看还在动没。最近热得人想钻进空调。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无 题

青春美妙时,老想人接送。上下班、约会、出行皆是。彷佛只有如此才能体现价值。 成为人称的“资深美女”后,到少了这份情愫。 肯尼亚回来后,再没烦人接过机。让人等总是心里歉疚。 于是两天内往返:机场停车费小于打车费,自驾停放候机楼前。 三天以上打车往返。当然候车点混乱不堪总让人遗憾。但时间自由心里轻松。 口红英国归来,说:我终于到了。 TINA法莫道不消魂国归来,说:回到祖国,踏实了。 M同学波兰归来,说:还是家好。         我归来,说:还想在路上。 08年9月摄于加德满都去往博卡拉途中,在之前无法想象海拔400到7000米可以在同一平面展现。远方为鱼尾峰。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变 了

凌晨,又下雨了。 一只黑猫安静的卧在窗台上,零星的雨点沾湿了它绸缎般的身体...隆隆的雷声中,它痴迷的仰望夜空, 看着一道道闪电壮丽的撕裂天宇...它用爪子轻轻的抹去脸庞的雨滴,继续卧在那儿,畅快的感受这场 等待已久的暴雨... 周六。 又没去打球,教练说:人家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你是一天打渔一月晒网。最后送我两个字:无语。 老大,我确实末法,你看嘛—— 早上6:00起床,到达指定地点7:30。上周六第一轮胜出,第二轮PK大战于今晨劲爆上演。 会议室的温度,低得从头到脚都是冰的,冻得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上面的念了一堆数字后,我左边的大声喊:我们中了;右边的紧接着吼:我们是第一名。无意识的喔了一声,接着上台,从世界500强公司老大手里接过重重的奖牌,还是两个。领佳节又重阳导的手好热和,微笑,合影。喵见墙上的照片:毛爷爷的、朱爷爷的、涛哥的,嗨领佳节又重阳导们都亲切关心过这个企业。老天眷顾、团队功劳。欣慰已。 6年前捧着研究生毕业证,6年后捧着中标奖牌。我们没老,时间变了。 半月了,没有完整的休息过一天。幸好没嫁,否则早被老公休8回了。也别害人了,邀约姐妹们到紫檀楼下新开的酒吧听歌:中南海3毫克、薄荷、红茶、金汤力、百威、苏打水、果盘。高跟拖鞋、吊带裙、巴宝莉香水、珍珠耳钉和项链......姐妹们拾到美得刚好。许巍、罗大佑、齐秦轮番上演,嘻哈过后,11点,准时散了。 我们没老,只是时间变了。 几个炸雷响过,声音大到彻底。猫望着大雨夹着夜的味道,穿过雾样的纱帘在空中飞舞...它俯下前爪撑了个懒腰,甩甩身上的雨水,风正好,睡觉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沙漠之花

《The Desert Flower》 她的脚被砾石划开,鲜血混着泥土变成深褐色; 她在旱的崩裂成口子的大地上一瘸一拐的前行; 她一脚赤裸着,另一只拖着半片塑料拖鞋从飞机悬梯走向大地; 她在自动扶梯旁不知所措的后退,最终无助的蹲在滚梯台阶上适应; 她脚踩二十分的高跟鞋艰难的迈着猫步; 她终于摇曳在T台上,安然尽享万众瞩目的风彩。 如果仅是一部牧羊女成为世界顶级名模的片子,也许不会流泪。 就像片中出现的水:在她心里如生命般珍贵。她,是沙漠之花,水,只要一点点,就够了。眼泪,一点点就行了。 一个真实的故事,从非洲沙漠踏上世界天桥的女人,在让人绝望的荒漠上、一堆乱石间,割礼师将她的全部生殖器割除再粗暴的用荆棘穿刺缝合。这项被称为传统的暴行,在这个星球上至今每天还有6000名女童在经历。她,是第一个站出来制止的。 心里酸酸的,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听到主人公Waris 说“朋友担心我会被激进分子杀害,我只祈求有朝一日再也没有妇女要受这种罪,但愿割礼成为历史。这就是我奋斗的目标。从上天当年保佑我狮口余生那一刻起,我就感到上天对我另有安排,要让我活下来做某件事。我的信念告诉我,上天有工作要我去做,有使命给我。 我清楚我的任务危险。我承认我害怕,但决定碰碰运气。我的个性一向如此。 眼泪静静落下。 曾经停留在她家乡旁的土地,非洲的传奇与勇气一直深深在我心底,就像沙漠之花的坚强与美丽。 不要太多,一点点足以。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珍 惜

据说因为这部片子,冯导今年不会有贺岁片。 一向对电影极为挑剔的口红,破例和我在电影院“浪费”两小时。 我们很不严肃的抱着鸭脖子进场,捧着一堆骨头和两双哭肿的眼睛出来。 对坐在二楼水幕墙边吃晚饭,口红问我为什么那么深情的望着她,我戚戚的答:一旦相聚变成倒计时,每一秒都让人怜惜。 活着,已经很好。 相伴,加倍珍惜。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早 餐

08年的某个清晨,加德满都DWRIKA'S酒店,漫步庭院,早餐。 今晨:办公室、电脑、肖邦、肯德基早餐,美好依然。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共 鸣

有谁共鸣 (张国荣) 抬头望星空一片静 我独行 夜雨渐停 无言是此刻的冷静 笑问谁 肝胆照应 风急风也清 告知变幻是无定 未明是我苦笑却未停 不信命 只信双手去苦拼 矛盾是无力去暂停 可会知 我心里困倦满腔 夜阑静 问有谁共鸣 从前是天真不冷静 爱自由 或会忘形 明白是得失总有定 去或留 轻松对应 孤单中颤抖 可知我实在难受 问谁愿意失去了自由 想退后 心里知足我拥有 前去亦全力去寻求 风也清 晚空中我问句星 夜阑静 问有谁共鸣 听国荣的歌,看刘瑜的书,做与心共鸣的事。等与心共鸣的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