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10

温 香

黄昏时的景,让人想到语堂先生的文——《秋天的况味》:初秋的温和,如烟上的红灰,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 夏天晃了一下,便跑开了。 咩爷的签名更新成:昨天的大龄剩女,今天的高龄产妇。 桂花照常开了。 ......海,依然还是那片海...... 冬的景色 秋的样子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换 气

教练说:羽毛球是小肌肉带动大肌肉的平衡共振。         放松...节奏...信心.         呼吸:吐故才能纳新。    喃喃说:对勒,那我背上行囊,先换口气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欢 喜

处暑刚过,热散了,中元节便到了。 近日忙碌,心累,加之肩疼不息,闷闷一天又是过去。 悻悻中,月影款款散下,静静滑过四壁,满室已是光华。 抱起久违的相机......徐徐夜风里,吹起白色裙裾...... 上元的魂在陆上,中元的魄在水里;活着不易,一点点美丽,虽寂静,已欢喜。 月色被打捞起,云开了结局。 红海那晚:夜宴毕,海边同邀明月,与友们共话皎洁,何等快意... 等空了,还买脚架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吉 日

天气预报说,这两日有30小时的连续大雨;而昨天9点暴雨,10点就放晴了,黄道吉日确实神奇。 吉日,我老板大婚。 45桌,本城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圈中各重量级大佬纷至沓来朝贺,高峰期送红包的长排至100多米, 我老板和老板娘立在原地,手都接软了。婚宴邀请的公司合作伙伴众多,我自然扮演了接待重要领佳节又重阳导 兼引位的角色。酒店空调异常强劲,踩着七寸的高跟鞋认真工作,倒也没警觉...曲终人散后已然病倒 ,脑壳暴痛全身冷汗回家吐三盘,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地狱的门儿,就在我眼前晃悠,一只有力 的大手将叩拜下水道的我捞了出来:我家伟大的战地医生,我最最亲爱的老爸!幸好有你在身边。 知道老妈盼你赶紧回山里,所以今天我就好了,吉日总是神奇。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生 命

两月没见,和这世上最爱我的男人共进晚餐,很温暖。 大雨洗了一天的林荫路,树叶沙沙;习习凉风里,有了秋的气息。 拖着长裙挽着他的胳膊漫步;一会儿又搂着他的肩膀,刨刨他的头发,像兄弟。他总是笑着。 深沉如他,总不多言语;给他买的新衣总舍不得穿,上年纪了还像在部队一样,坚持自己钉纽扣缝袜子; 他就是那个把爱熬在浓浓的汤里,微笑着看我喝光就无比幸福的男子。 无论我怎样顽劣,他总是容忍着;过分了,也只是无可奈何的原谅着; 吃了亏犯了错,也从不吼叫我,顶多说一句:好好总结,下次别再重蹈覆辙。 是什么事已不记得了,当时他只淡淡说了一句:你是我的生命。 当然是哭了,没当着他的面。后来,遇到任何坎,这句话总是心底最深的鼓励。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想 念

我生活的城市,终于开通了马尔代夫直航,心像猫抓一样想念大海...... 亲爱的小兰,给宝宝看这张片子,等她再大点,我们再到安达曼海和狗狗一起玩。 深邃的爱琴海边,找爱情么? 还是青春的红海,更令人亲近?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一 起

周六周日的时间,又向工作交待了。我们竟10日未见,终是我的不好。 累到半死,趟在沙发里,吃完了一整袋猪肉干:想你; 蓝衣白裤的希腊调,配上高贵的娇兰IDYLLE香水,只为:见你; 刚出门,虔诚的长头扎实的叩拜了大地,衣、裤、鞋、包在雨后青苔上全体报废。 迅速上楼换白裙绿衣一套。清爽,是我们这季的主题,无论遇到怎样的意外与难题。 根本忘记8.15是你离家的日子,末法,只有陪睡早起送机,以补偿我的失忆。 夜,穿着你的睡衣,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你,生怕睡去。不停的说话,不晓得哪儿来那么多的话,硬是说不完的话。从车里说到家里,从楼上说到楼下,从沙发说到床里,说到嗓子发干,眼皮耷起,头发散乱、直到神飞魄散昏睡过去。一张床、一条被、你体贴的为我喷上防蚊露;我小心的翻身生怕吵醒你...我们的感情,已超越血系。 安检拐角处再不见你的背影,一直打转的泪,终于吧嗒吧嗒往下滴...这次是我没出息。 再不这么送你,就应该把你扔进安检口就转身离去。不给多愁善感机会让人哭泣。 出机场大厅的一瞬,阳光刺破云层光芒大地,穿着你的裙的我:阳光下,飘飘霏霏的,很像你... 你,曾像罗拉一般奔跑的小妞,此刻像丁香一样,淡然走过西斯罗机场,不再匆忙。 我,不再无用的哭泣,摸出纸巾擦干眼泪带上墨镜,朝着太阳的方向勇敢走进霞光里。 岁月,我们不再怕你。哪怕你就是那把无情的杀猪刀,将我们青春的骨头块块剁去。 有爱,何惧。 ——祝我爱的口红,安心顺意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堵 嘛

翻过今晚,又现周末。渴望着。 四天八个会,一周耗尽。 以抗洪抢险般的热情从企业开到管委会、开到区委、开到市委。 秋老虎威慑下的城市,屋外光胴胴都嫌热,屋内长袖领口到下巴还嫌冷。 四个大兵把守的铁门内,望着可爱的三层小楼,真想跟绿幽幽的爬山虎裹在一起,彻底清凉了去。 汇报,一直汇报,不停的汇报,各种版本的汇报;精卫填海的精神,继续汇报。 开车,路上堵; 游泳,水里堵; 地下,阴沟堵; 天上,堵不堵喃? 堵嘛。 天堂地狱一念间。 弄死当睡着。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很 美

方枪枪:北燕儿,我们一起玩吧;我们来玩儿负伤的游戏吧,我搀着你... 方枪枪:北燕儿,我生病了,你喂我吃药吧...我找找,就用纽扣当药吧... 方枪枪:南燕儿,你记住,李老师是妖怪了,她把你姐姐吃了。 美人儿推荐《看上去很美》。看了,大笑着回到无法逃离的“人间地狱”。 直到现在,谁要说热爱幼儿园,我一定朝它先吐口水、后甩中指、再冲上去狠狠的踹上两脚。 人家原本在那前水后山的彩云之南茁壮成长得好好勒,多么健康的古铜色四岁啊,还是被无情的带回了灰暗的成都 ——上幼儿园。 那短暂的三个月是咋过来的,不记得了。不知道干了什么,反正后来我妈再没送我去过。 我问影子为什么老追着我跑,影子没说话,反正我赢了。 于是上学前的日子,又恢复到在大院时的自在。疯耍,敞跑,开心,愉快。 照片为证,四岁前的我,是多么的美啊。 四岁以后,瓜咯。 实践证明:车,不是开烂的。是修烂的。 3岁 4岁 5岁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清 单

累了就休息。 用煮包谷的水,做了冬瓜元子汤。 元子里放了好些细姜末,汤里撒上少许泡开的枸杞子,清爽间多了些生趣。 茶几下:青苹果、紫葡萄、红蜜桃热闹的聚在一起,加上白白嫩嫩的鲜桃仁,堪称美丽。 和美丽的80后侠女在等待领佳节又重阳导的间歇,逛了几家顶级的奢侈品店。 原本想为半月后参加老板的婚礼,购件得体的小礼服。可意大利上好的面料与设计微笑着说:我要五位数,想想又不是我结婚,还是把它让位给未来的马尔代夫。我们就这么牵着手笑着走着逛着,像对姐妹一样。喝杯咖啡,听她说说:一个文艺份儿的小妞怎么成为跆拳道黑带的故事。美人儿建议去看看《遗愿清单》,也许就明了。 我们要嘛继续在这儿躺着等死,要嘛花点时间过些想过的日子。 哪怕已到末期,生命也要丰盛继续。 没等到被判死刑的那天,已清楚属于自己的生命意义:要自己想要的生活,承担选择的后果,不必恐惧。 口红说我现在都还在做梦(知道伊只是担心我)。 但想想到了60岁都还能这般做梦,岂不是真赢了。况且折腾如我,还不知道能否幸运的活到60。人生总不确定。 两个癌症老头轮番经受化疗的折磨,想念我那曾做过六次化疗伟大的妈,同样地狱般的折磨,她是怎么挺过来的? 我居然记忆模糊,对她总是不够好的。 片中好几个美丽的地方,都已幸运的光临指导,这张神的后花园一直在心底,存放。 2008年秋,摄于晨曦下的安娜普拉。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