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11

一碗琐碎

新西兰的台湾人说:“刘小姐,你不喝酒怎么做业务呢?” 正添饭的我回答到:“我的业务都不用喝酒,非要喝酒的业务我也不做”。 灿烂的笑中我刨完了第五碗饭。那碗确实太小了。 捧着一碗刚煮出的马撒拉奶茶:姜味儿、茶味儿、奶味儿调得恰好。印度式的润稠感。捧着小饮一口,从手心暖到脚底。也不知道那个号称从麦肯出来、漂洋过海来这儿做开发的台湾广告人:十年过去了投资收回了吗?经历了多少开发商,记不住了。价值数百亿的项目里,炼出了一碗我这样的东西。 公司美妹跑进来说:不小心把某哥伤害了,接着又说那么容易受伤,还咋个出来混嘛。哈哈大笑中,新生代跑出门去。 每年的年终都这样琐碎:送礼、请客、喝酒、散伙。无聊也好,荒诞也罢,年末的日子大家都这样过,不咸不淡的泡在一碗应酬里。不用在冰凌中掺合壮观的春运奔命回家孝敬父母——他们在27度的海浪阳光下很惬意。不用醉倒在车上、包房中、荒野的草丛里,喝多了有安全的伙伴送家去,幸运已。听昂山素季述说她被软禁期间的生活:我每天听6小时的收音机。我会听BBC的政治节目,那是一种责任,是工作。可我觉得BBC的音乐节目太少了”。五味陈杂在心底...... 命里的精灵总在抑郁浮尘的时刻,来点热气——两小时的《2010纵贯线全球巡回演唱会》唤醒熄灭已久的热力。不再年轻又如何,想唱聚齐就唱,唱罢散了各奔东西。 自由,是我们给对方最好的礼物。 李宗盛《给自己的歌》 响起——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著跟往事瞎扯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想得却不可得 情爱里无智者 一抹夕阳缓缓滑过空空的奶茶碗,那碗竟泛起金色的壮观。 今天大寒,一年中最冷的一天。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浮 云

神马都是浮云的年代:阳光一缕,暗香几许,足以。  浮云也很美丽。          2011冬,暖阳下摄于家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还可以

不管愿不愿意,2011在睡梦中悄然来到。 一切还是平常的样子,就像每天清晨扫帚刮过水泥路面一样清晰。 去了趟河已冰封的北方。 经过开封府,路过小学课本里焦裕禄战斗的地方。车内25.5度,窗外“昏黄的天底下横卧着几个萧索的荒村”很适合那刻的描述。 大平原上种了很多树,但光突突的阳刚更长了生冷的冻气。河里的冰很厚,却有种南方看不到的静谧。 看地、看楼、吃饭、睡觉。这个行业在神州的每个角落充满生气。我们还能活下去。 货真价实的羊肉汤、扎实的鸡蛋灌饼、这样的早餐可以管一天。     看了场戏,张艾嘉编剧、林奕华导演《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 在这座城市的剧场看戏,礼服定是靠边站的、因为防寒服都嫌冷。美丽的李心洁身着红色露背吊带长裙依然能千娇百媚的诉说一个女人的心事,观者心底只有敬意。由于期望很高,戏没有想象中的好;当《阿凡达》《创战记》的感官刺激把人类的视听欲望推向极致,三小时的话剧有些漫长。中场冲出去买杯咖啡取暖继续坚持完下集。心底,对还有理想的人敬礼。学会不害怕、不怨恨、能够接受自己——是这戏里讲的幸福。 清晨,有人问:你幸福吗?我说:还可以。 2010任务完成。年会后,坐着火车唱着歌,吃着火锅奔向新德里。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我爱你

你眷念的都已离去 你问过自己无数次 想放弃的眼前全在这里 超脱和追求时常是混在一起 你拥抱的并不总是也拥抱你 而我想说的 谁也不可惜 去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我所有的何妨何必何其荣幸 在必须发现我们终将一无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说 我懂 活着的最寂寞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 我爱你 在必须感觉我们终将一无所有前 你做的让你可以说 是的 我有见过我的梦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因为你担心的是你自己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关于我爱你》张悬 偶然在豆瓣电台听到她的歌:随风而起,随心而止;自然的让人舒服。想起王家卫在戏中生活的风格。不在生活中做戏,而在戏中生活。伯牙驯琴,究竟琴为伯牙,抑或伯牙为琴,分不清了。你我本为一体,我爱你。 捧着那颗未泯的童心,看了《夏洛特的网》,蜘蛛成了最高尚灵魂的代言,你的我的他的身边其实都有一只:默默的鼓励与支持,当你光芒万丈之时,它永远在谁也看不到的角落,微笑着... 亲爱的,新年快乐。 2011,我爱你。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