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11

小生活

那天提完案,在城东面最著名的面馆吃面。 灿烂的阳光透过几十年的老树,印在地面起了活泼的光阑、朴素的面汤也泛起点点温暖。 清晨,客户约在宽巷子喝茶。 路过街边的茶铺,猫儿跳上桌自在的舔着毛,安逸在薄雾的晨光里。 五一假日虽短,有总比没有强。 又到芍药芬芳时。淡淡夏夜,一缕清香......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春天里

像房顶的猫一样过在冬天里,虽然已经四月底。 阳气终于缓慢而坚定的升了起来。暖热了根,捂热了芽,春天一如既往的盛开了。 下午去了趟久违的花市。买了盆据说养了6年的老根茉莉,苍劲的老枝上静养着芬芳的白色小花,淡淡的大气。 还有上面这盆袖珍滴水观音,那股傲然的挺拔劲儿很合心意。 下面那盆婀娜似莲的草花,忘记了名字,台灯下散落着半透明的光彩,红得端庄绿得写意。 远远望去,又有种柔柔的媚似在轻声细语。 春天,总是滋养希望的。 活力满满的样子。暖心,顺气。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角 度

一杯热热的优乐美奶茶,是刚被我解聘的人主动买来送给我的。胃疼,没喝。团队开了个小会,问他们喝不: 女孩儿说:我又不是他的优乐美,不喝。男孩儿说:饿安逸了,我喝。 晚上讲给小猫听,他的第一个问题:这个人心眼儿怎样?第二个问题:你没喝嘛。行走江湖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恍然大悟。 有点担心喝奶茶的男孩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走 了

口红回英国。 佳佳回美国。 都走了。 我们已经习惯分离。 又开始各做各的事,各过各的日子。只是习惯性的挂念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仍然期盼。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