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12

相信爱情

是哪天,小猫说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泰坦尼克3D已经上映一段日子,看与不看有些纠结. 心里有个海洋的我,一首歌,一部片子,一条裙子,也许就与某段感情有了联系。 15年前,和那时的爱情一起去看过这部片子。15年后,还是这部片子,只是3D了,有必要吗。那首曲子已经被放烂了,不想回忆。 后来资深影人说值得看。 有时间,便去了。 3个小时,最后半个小时开始流泪不止,抽搐,哽咽,越来越厉害。没带纸巾,用袖子擦,还有衣角边边。 是越活越回去了,还是更懂感情了,不晓得。 只是那首烂掉的曲子一响起,泪流满面已。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雨生百谷

每天这个时候是我最惬意的时光。不再考虑工作,不再学习,不再思考,就这么随性的在屋子里晃着,做想做的事。 打开豆瓣音乐网选到轻音乐频道,声音放到最低;点盏莲花精油灯,放把薰衣草在木桶里,倒杯红酒放在桶边,退去一身的疲惫,彻底放松泡个澡...... 裹上浴袍,收拾停当,甩块垫子坐在地毯上,整理些照片再写点儿东西。 日子过的太快,哗啦一下就到谷雨,春天一下子就这么完了。 遗憾不舍间,好在还有“雨生百谷”的惦念。 春去,夏来,五谷丰登好祝愿。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芭蕾气泡

上半场商务,下半场跳舞。 广袤土地上长出的优雅酒庄, 清甜小气泡里,冒出芭蕾名伶的魂, 伴着山谷的清风,开始舞蹈。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我的假日

难得好兴致,打开瑜伽垫做了十分钟的拉伸运动后,继续写点儿。 这次是公务考察,开会、交流学习难免的。在那所环境好得不行的高尔夫球学校被关了三天后,当后车窗离那校门渐行渐远时,我就像逃出集中营的小孩,大呼——总算出来了。 重游著名的黄金海岸,没有同伴们的新奇感。领佳节又重阳导同意我独自留在酒店,漫步40公里长的海滩。 下面是当时随笔 : 自由,就是可以选择,不做不想做的事,不去不想去的地方。 走出酒店5分钟,便是这世界上最长的海滩。 70公里长,40公里可以漫步,想走多远就走多远。 赤脚慢行,左手是磅礴的南太平洋海浪、右手是温暖的黄金海岸线、头顶蓝天白云点点、脚下沙滩银白细软。 海水淘气的漫过脚面,清爽如薄荷糖的甘甜。 年老的恋人牵手携行; 青年的情侣与爱犬嬉戏追跑; 岸边抱着帆板的青年正欲入海激战; 小孩儿总喜欢和狗儿聊天,共筑沙滩城堡; 远处海面上风帆点点,望着将超级“风筝”固定腰间的“帆板战士”,正似海鸟般与波涛调侃。 抛弃多余的包包、单反相机。减到——短裤吊带衫人字拖,房卡、VISA、墨镜和IPHONE. 清爽。 走累了,回到凉爽的酒店,空无一人的餐厅音乐曼妙得刚好,对着泳池鳞鳞波光,一只不知名的长嘴大鸟跳上矮墙。 咖啡很香,番茄三明治很搭这慵懒的午后时光。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淡淡清甜

那个被牙疼折磨哭的小孩,今天天好多了。 回来一周,不想写什么。把照片分了类,给公司的伙伴做了第一次分享。 倒了杯茶,坐在白色蕾丝窗帘与新绿的常春藤下,开始写点什么—— 如愿再见这棵树(据说是榆树)。 成熟的它,硕大到令人惊讶。也许来看望它的人太多,街角上竟围上了铁栅栏。 隔着栏杆,依然能感受到南半球的秋天。 通透的阳光还带着夏的热度,白色玫瑰花摇曳路边,散发出淡淡的清甜...... 这城,还是那么美。 在街旁的长凳上随意坐下。闭上眼,静静聆听微风穿过树叶的呼吸。 偶尔跑过锻炼的男女,蓬勃的荷尔蒙在秋日的空气中,快速散了去...... 阳光温温洒在脸上,带着点儿青草的气息。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