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12

美味生活

开不完的会,收不完的邮件,想不完的事,操不完的心。这是我的工作。 一把云南运来的大白玫瑰被孔雀蓝花瓶欢喜的抱着, 一盆淡粉西瓜红海棠娴静的端坐在茶几上, 一部《舌尖上的中国》正在上演, 一杯自己磨的阿拉比卡香气四溢,就像我的生活。 是近一年对美食有了兴趣,去不同的地方,尝遍世界的美食。如何挖笋、怎样做火腿,最好的食材通长用最朴素的方式来烹饪......一部《舌尖上的中国》竟能拍得如此的好,看的让人心生欢喜,嘴角上翘。 那天公司男同事说,找老婆就是要能下田、能上炕,有强大繁殖力的,听后大赞,这是生机。 也是努力的方向。 渔船出海,压力都在船长身上,自然馈赠常不随人愿,机会还要靠自己把握......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静静过着

近来日子如白水,朝九晚五上班上课。 口红凌晨三点给我留言一段:旅行是无可救药的毒瘾,因为欲望在内心不断充盈,偶尔的出行也只是缓释而已。 近来咖啡越喝越浓,焦糖玛奇朵都喝成双份特浓。没有行走的日子,口味越来越重。 大仙的文章,是喜爱的。这期《新派良家妇女》中的描写暗合我心。“床前明月光,疑是护肤霜,举头望明月,低头谁结账。望着这屋里,哪怕墙上一颗钉,都是自己辛苦赚来的。自立到这份儿上,也算实现我妈对我的期望。 只是面对品质生活,有些惘然。 16楼的风,总是很大。呼啦啦的从门缝中溜进屋,传出海风般的啸叫,想起走在大洋路上的日子,整理出当时的几张照片,给自己一个交代。 给自己一个交代,也是今夜给JADA的一句安慰。在连续上了两天VIP课程(一对一外教授课)后,我们都不想在教室呆了,反正是说话,到哪里不是说,于是走到星巴克坐起,对话继续。从加拿大飘来的JADA,44岁了依然沉浸在爱情的纠葛里,关于她的感情,我们说了一晚上。夜风很大,望着空中飞舞的荧光风筝,她很兴奋,眸子里莹莹闪烁的蓝白光点很梦幻。走到路口我们分手,她向左,我向右,各自回家。 日子就这么静静的继续着......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路的尽头

路的尽头,是条线。 俯瞰这条线,好宽一个面。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