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12

身体下地狱

此刻的窗外,狂风怒吼,黑夜带着暴雨的歇斯底里,畅快的冲刷着大地。 窝里,音乐刚好,行囊收拾停当,歇口气。 这是充实得不行的一周。 受邀参加了那特画廊一周年的庆典:肖全《生命,旅行》三毛摄影回顾展。穿上我的青花记忆,见到好多老朋友,当然还有吕澎伉俪。岁月那么长,还没有带走属于大家的青春记忆. 得老友邀请,决定一起践行阿里。运气好得不行,临走前还得吕玲珑亲自指导路线。“老山羊”确实老了,带上老花镜,开始恋家。说再等三年,看他的新书。期待着。 给董事会的童鞋请好假,开始准备期盼了15年的远行。 阿里,是15年前,从一本叫《阳光与荒原的诱惑》的书里听说的。那么苍凉壮美的地方,一个女孩子孤身深入寻找古格王朝的遗迹。后来,去了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一次,两次,都无缘得见。就此成了一个愿。 明日,愿将实现,感谢老天。 问过老山羊,为什么那么钟情阿里?老山羊说因为高原在那里。除南极、北极以外的世界第三极在那里。 我知道,将要面对什么——海拔超过4700,我一定会高反。那种头爆涨到,只想摘下放在旁边的痛,记忆犹新。 但是,末法。 谁让我喜欢那儿—— 一个让眼睛上天堂,身体下地狱,灵魂归故乡的地方。 红景天,氧气,高原安,一箱食物、一包衣服、一部相机。一一备足。 静待,与愿,相见。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灵魂归故乡

还是开了那瓶珍藏了好久的白葡萄酒,这样透彻的夏夜,想喝。 哪怕一人独酌。 静静立在露台上欣赏夜色,繁华深处己无寂寞。 等待了15年的壮行即将拉开序幕,冈仁波齐请再等等我。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梦回巴德岗

他抱我在怀里,很贴心的温暖;唇间轻声吟唱着悠远的曲调....是在巴德岗广场,我觅音而寻到的曲子吧,那殿宇,还有那道彩虹,清晰得令人难以忘记。 醒了,好美的一个梦,他一定是很爱我的人...... 好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梦多数都是日常的琐事和人。 该出去走走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